2007.06.20
羅馬的太陽真的不是蓋的,好曬喔!
這麼一天曬下來,傍晚時刻在西班牙廣場,是阿莎最受不了的時刻,腳已經很酸,還得在台階上曬太陽,那種感覺真是‧‧‧‧‧所以不要問我什麼感覺浪不浪漫的問題,因為我根本連噴泉都無法靠近‧‧‧‧‧人太多啦!
不過羅馬假期真的很棒,只是一天時間根本不夠,反正阿莎已經許願『我一定回羅馬』,所以一定會重遊羅馬啦!嘿嘿

8-1 羅馬

今天是全天的羅馬參觀,跟昨天晚上的夜遊一樣,是從圓形競技場〈Colosseo〉開始。不像晚上燈光下的柔美,白天的競技場比較雄偉。雖然不是最早興建的競技場,卻是容量最大的一個,最多可容納五萬五千人,更誇張的是可以在10分鐘之內疏散完畢。許多現在體育場的設計,都要回過頭來參考古代競技場的概念。

競技場中心的部分,可以看到一排一排的牆壁柱子,那是鬥獸士、老虎上場前準備的地方,上面覆蓋著木頭的天花板,也就是比賽的場地。用木頭不是容易腐爛嗎?原來,是為了要讓鬥獸士、老虎可以從下面直接跳出來到舞台上,增添戲劇性的效果。

競技場座位的部分有進行修補的工作,不過,使用石材的顏色和原來遺跡是不同的。大家都很納悶,為何不直接用同樣的顏色的建材,達成完整性和一致性呢?其實,使用不同的顏色,是為了讓後人知道哪個部分是原始的遺跡,哪個部分是來修補重建的。喔…這樣的修補概念,早在米開朗基羅重建市政廳的時候就已經使用了,比起沒什麼古蹟的台灣來說,觀念上就已經落後義大利數百年了!

第二個景點是海神噴泉〈Fontana di Trevi〉,穿過巷子後,海神噴泉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雖然之前就看過照片了,卻還是被海神噴泉的碩大給嚇了一跳。主體海神的兩旁是性情不同的兩匹馬,分別代表著風平浪靜以及狂風暴雨的無常。噴泉成為許願的功能,據說每年可以撈起6000公噸的硬幣,許願的人還真多咧。

阿莎OS:在這裡教大家許願,右手拿硬幣往從左肩上方往後丟,第一個願望一定要許『我一定回羅馬』,之後許的願望才會實現喔!

第一次吃到要花錢買的冰淇淋,都要感謝璁哥的慷慨,才讓養生一族的阿誠與阿莎能嚐到著名的義大利冰淇淋的滋味,真是感恩阿~~~ 

再來,我們到了萬神殿〈Pantheon〉,神殿的門口是由巨大大理石石柱組成的石柱林,難能可貴的是其一體成形無接縫的原始石材的收集,一開始就給人氣勢磅礡的震撼。神殿內有放置著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的拉斐爾的墳墓,每天從天花板照進來的最後一道陽光,會照在拉斐爾的墓上。應該是自己挑選的好位子吧!

廣場旁有一家十分有名的金盃咖啡,特別的烘培技巧造就香濃的咖啡。喝起來,ㄜ,就是咖啡的味道嘛。對於不喝咖啡的阿莎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不過,光聞咖啡豆還真的是蠻香的唷!

拿佛納廣場(PIAZZA NAVONA)上有好幾座的噴泉,比較著名的是貝裡尼的四河噴泉〈Fountana Dei Fuimi〉,埃及方尖碑是噴泉的中心,周圍有著四個河神,分別代表著非洲的尼羅河、亞洲的恆河、歐洲的多瑙河以及美洲的普拉特河,整修中所以無緣窺探完整的樣貌。噴泉的對面是貝裡尼的死對頭所蓋的教堂,教堂上有個女神的雕像頭是擺到旁邊去的,好像是在說:我不看你貝裡尼的作品,醜死了。當然,貝裡尼也不是省油的燈,普拉特河神上舉的手快跌倒的模樣,就是反擊的說著:教堂快倒拉!趕快跑吧!哈哈!文人相輕的例子還真的是古今中外比比皆是的罄竹難書啊!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吃完中餐之後,我們往梵諦岡前進。超級幸運的是,我們沒花太多時間排隊就進去了博物館裡。通過戒備森嚴的安檢之後,本想找看看有沒有地圖資料的,結果售票口的玻璃上很明顯的貼著一張告示:沒有免費的地圖!真是小氣。

楊姑娘帶著我們先找了一個西斯汀禮拜堂的介紹看板講解著,因為西斯汀禮拜堂〈Cappella Sistina〉裡不能照相,所以讓我們先認識熟悉一下。米開朗基羅將近九十年的生命中,感覺起來是被教皇給懲罰著到處工作贖罪,或許是他才華洋溢遭人忌,也或許是他個性刁蠻難相處,讓米開朗基羅將他抑鬱寡歡的心情顯現在他的作品上。

西斯汀禮拜堂發包的過程也蠻糟蹋米先生的。一開始是教皇決定聘請米先生為自己蓋寢陵,石材也開採了,工程也動工了,沒想到這時教皇聽信小人言,說是生前就為自己蓋寢陵是不吉利的。所以工程被迫中斷,米先生沒拿到工程款的情況下,鬱卒的想離開,卻又被教皇以武力脅迫走不了,也因此結下了樑子。小人這時又想陷害米先生,獻計教皇要米先生從事他不熟的繪畫,想要讓米先生丟臉蒙羞。當然,米先生的才華洋溢又豈是僅止於雕刻建築呢?所以接下這個西斯汀禮拜堂的工程之後,米先生就全力投入,花了四年的時間,完成了濕壁畫的創作。這邊有個網站介紹西斯汀禮拜堂的濕壁畫,提供大家參考。 
http://www.ebaomonthly.com/window/arts/sistin/sist_fr.htm 

聽完了西斯汀禮拜堂的介紹之後,我們開始了梵諦岡博物館的走馬看花,被人潮一直往前擠的情況下,加上館藏真的非常豐富,真的只能用走馬看花來形容。之前參觀大英博物館的時候,就深深覺得外國人的搬家事業作得非常的了不起,到哪邊都要把人家的日常生活用品、祖先(木乃伊)、房屋、甚至神殿通通搬回家。現在要看的話,就只能到外國人的博物館裡去找自己祖先的遺跡了。這個梵諦岡博物館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只不過除了武力搬家之外,應該也有番邦的主動進供給教皇,所以物品更多更有價值。

首先,我們看到許多的雕刻作品,肌肉線條的展現,甚至是衣服被風吹起的皺折,雕刻家都能掌握精隨與神韻,寫實的程度令人稱奇。看到拿著叉和盾牌的雅典娜,感覺蠻親切的,那是因為卡通聖鬥士星矢,哈哈!衝吧,我的小宇宙!

還有拉菲爾著名的畫作雅典學院,將不同時間年代的古希臘羅馬哲學家集合起來,感覺上頗有百家爭鳴欣欣向榮的味道。中間的兩位主角分別是柏拉圖與亞理士多德,拉菲爾以達文西的肖像來表示著柏拉圖,以顯示對他的敬重。米開朗基羅也被畫在最前排的中央,倚著桌子思考的另一位哲學家赫拉克里特。而他自己,則隱身在圖畫的最右下角的地方,眼睛朝著觀賞畫作的我們,來邀請我們欣賞他的作品。拉菲爾不到四十歲就英年早逝,圓融和諧個性的他,在他身上似乎感受不到文人相輕的高傲,不但能跟當時的教皇友好,也能將古希臘羅馬的先賢先知們的思想特色生動的描繪出來。

另一個比較特殊的雕像,跟埃及肥沃之神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生育能力超強的象徵。雕像的上半身掛滿了像是木瓜的女性胸部,圓柱狀的下半身則是刻著代表著男人精力旺盛的公牛頭,雌雄同體更甚巨大雄性生殖器的肥沃之神一籌。

一直被推著往前走的我們,終於是快到了終點站的西斯汀禮拜堂了。原來滿心的期待,沒想到拐個彎進入了禮拜堂之後,天啊!昏暗的禮拜堂裡人多到爆不說,吵雜的程度更是壞了建築物本身的莊嚴肅穆,整個西斯汀禮拜堂就像是菜市場一樣,完全的心灰意冷。而且,不能拍照的規定也沒什麼人遵守,閃光燈此起彼落的,讓守法的我們很像是白癡一樣。

禮拜堂被中間大概三分之二的地方的木門區隔成兩個部分,我們很幸運的木門那邊找到兩個位子坐了下來休息,頭往上一仰就可以用很舒服的方式來欣賞米開朗基羅的大作創世紀。不過距離太遠看得不是很清楚,幸好進來梵諦岡博物館前,有在介紹西斯汀禮拜堂的告示牌那邊先看過熟悉了,不然還真的是不知所云了。

離開了禮拜堂,梵諦岡的最後一站是聖彼得大教堂〈St. Peter's Church〉。重要的雕像是米開朗基羅年輕時的作品,聖殤,聖母馬利亞抱著耶穌的屍體哀悼著。跟以往的作品不一樣的是,聖母是以年輕的形象來表現,比例上來說,聖母似乎比耶穌大上許多,或許是要顯示出母愛的偉大吧!
阿莎OS:聖彼得教堂的這一對小天使是幹麻咧?類似送子觀音的送子天使唷!
摸摸小天使可以保佑夫妻生孩子的。


出了聖彼得教堂,看到著名的瑞士衛隊騎兵團,穿著有趣的傳統服裝的士兵,服裝上一條一條的很像是飄揚的旗幟,看起來不若想像中的嚴肅,反而有點滑稽呢。到梵諦岡的郵局買郵票寄明信片,郵票是去年紀念莫札特兩百五十歲生日的紀念郵票,可是,莫札特又不是梵諦岡人,發行這紀念郵票好像少了一點說服力,或許就是為了賺錢吧!

接下來,就是這整個旅程的最後一站,西班牙廣場〈Piazza di Spagna〉了。浪漫嗎?一點也不!階梯上滿滿都是人,破船噴泉也是擠滿了遊客,完全不得其門而入。後來來了一對新人來拍婚紗照,東方男配上西方女,卻還是一點都無法感覺浪漫的氣氛,遊客真的是太多了啦!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逛了逛精品店,買了阿莎的名牌太陽眼鏡之後,血拼之旅真的就告一段落了!晚餐吃海鮮,真是不太好吃,而且好像因為餐廳接待大陸某官,所以將我們安排到很像是地下室的餐廳,廁所的洗手台髒死了,真是有種被歧視的感覺。喝酒集團耍賴要脅之下,要大家乾杯再走,誰理他阿!哼!最後還是在周大嫂顧全大局的情況下自我犧牲,這才解救了大家,真是太偉大了啊!特此感謝周大嫂!

阿莎OS:今天在羅馬中午吃中餐,晚上吃海鮮,有種被虐待的感覺,同團不知道誰說了一句話:『怎麼好像越吃越差!』完全道出阿莎的心聲,在台灣和中國以外的地方吃中餐本來就不能期待,但是連羅馬的最後一餐居然也不怎麼樣,而且好像還沒吃飽?也許喜歡生蠔的人會很高興吧!不過我看大部分的生蠔都剩下來了‧‧‧‧‧‧
還沒離開羅馬,阿莎已經在盤算下次要重遊的地方包括翡冷翠、米蘭跟羅馬,乾脆去義大利遊學吧!

全站熱搜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