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假期結束前,依照慣例,阿莎都要替逝去的假期哀悼一番〈去年過年跑去吳哥窟爬古蹟,回來就趕著去S公司上班,根本沒時間哀悼,前年倒是真的有好好地哀悼逝去的假期〉。

這個年我是怎麼過的?

被喉嚨痛、鼻塞、咳嗽猛烈攻擊的我;
吃了感冒藥,只想睡覺,沒跟大夥兒一起吃年夜飯的我;
獨處計畫因為阿誠他們「計畫趕不上變化」,提早從台中回來沒有去鹿港,而被破壞的我;
包了莎娘跟唐媽的年菜,自己胡亂做飯吃,過了幾天日子的我;
剛買完新靴子,回過頭卻發現璁哥跟Apple也帶著小Michael來逛街,然後被笑又買鞋子的我;
花了將近一萬元買了幾件衣服,回家卻仍然覺得衣櫃很空虛的我;
幫豆豆剪指甲,手背跟腳踝被刮了二條痕,傷口正在結痂覺得很癢,想抓又不敢抓的我;
每天都睡到中午才起床,假期最後一天卻破例在早上起床,還出去吃早餐的我;
九天假期完全沒離開台北市的我;


現在又要回到上班的日子了!

    全站熱搜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