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過二天自己就要結婚了,但是今天郭哥的婚禮還是硬去,他們從很久之前(去年吧)就開始籌畫婚禮,本來預計上半年就要結婚,卻一直拖到現在,中間過程當然是曲折離奇,不過有情人終成眷屬,也是替他們高興啦!

以我跟郭哥多年的交情,他請我當招待當然是義不容辭,本來我是打算趁最後幾天仍是未婚的身份,爭取當伴娘的,不過,嫂子有他自己的姊妹淘,我就不方便太過自我推銷了,不然我可是很想當伴娘的,算算自己只當過一次伴娘,是我人緣太差喔?怎麼沒人找我哩?應該是阿姐的錯,她比我還晚結婚啦!所以我沒機會當自家姊姊的伴娘,妙妙貓就不錯了,有兩個姐姐在他前面結婚,至少她會是伴娘的優先人選。

郭哥為了婚禮費盡心思,上上下下都是自己安排的唷,還寫了rundown唷,本來哩,璁哥是伴郎兼總招待,所以應該前一晚就下新竹,第二天一早就開始幫忙的,可是,郭哥他們參加新竹縣政府辦的集團結婚,要伴郎幹嘛?再加上璁哥一直碎碎念不能去打球,所以在婚禮前一天,就決定璁哥不用當伴郎了,那我跟阿誠也很運氣的撘聰哥便車去新竹,不然,以阿誠懶惰開車的個性,會說要搭巴士去新竹,再讓璁哥在我們去煙波飯店(郭哥婚宴的地方),回程照樣撘璁哥便車回台北,這樣可是麻煩的很ㄟ......不過鋒面所帶來的雨,還是讓聰哥跟阿誠沒辦法打球,這讓我說啥好哩,無言......

當我們到新莊接了Apple後就上了一高,一開始就很塞,只能以時速不到二十公里的速度前進,一路塞塞塞,花了將進三小時才到新竹,這一路塞車的原因是發生了很多交通事故,至少三個吧!雖然都不是大事故,例如車子打滑撞上分隔島、小轎車滑進拖板車下這種,但也是夠我們塞了,到的時候我已經頭暈腦脹了,幸好璁哥當初是被要求四點要到,所以我們二點多就從台北出發,不然真的是會遲到很久哩......

我們到時女方工作人員大多到齊,男方這邊烏龜是總指揮,璁哥已被fire,不用作任何事,那璁哥跟Apple他們就想先去喝咖啡,阿誠當然是要跟去,他又沒事做,我哩,想想也跟去了,反正客人還沒到嘛!我在六點多一點時被召回,因為賓客開到了,不過今晚的賓客多數從台北來,那一定是塞死了,絕不可能準時開始,果不齊然,連身為招待的安瑾都遲到了,大家見面第一句話都是"好塞喔......"

雖然賓客未到齊,但是又不能托太晚,所以七點鐘正式開始,除了一邊性流程外像新人powerpoint、上菜秀、貴賓致詞之外,他們找了六個小花童灑花瓣引導新人入場,從哪找那麼多小朋友呢?聽說都是嫂子家出品的,身為小姑姑果然是有很多姪子姪女可以借用,


郭哥他們也加了一些節目,像新郎獻唱、新娘送玫瑰花給賓客、抽獎、大合唱,我為了抽獎,理所當然寫了祝福卡,ㄟˊ我居然被抽中了,一共四人中獎,上台念出我的祝福語後,他們送我的獎品是果風小舖的馬克杯加糖果以及小熊組,其餘三人的獎品是桌花一大盆,裡面有二隻小熊、大樂透、勗全拿到的是一個禮盒,裡面有很多糖果吧,我比較想要那個,因為我不要馬克杯,不過有什麼好介意的呢?反正是抽獎,不過我想是作弊吧,雖然大家說結婚前會很旺,我倒不相信自己真的這麼旺,果然我在婚宴結束跟新人拍照時確認了這件事,我就知道,從沒中過獎的我不會有這種運氣了啦!

敬酒時非常糗,因為烏龜跟他朋友還是總指揮的身份,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座位上,美玲跟先生常常要哄他那一歲九個月的兒子,而帶著他走來走去,安瑾今天不舒服,跟男友也離席了一段時間,聰哥剛好去廁所,所以開始敬酒時,我們這一桌只剩我阿誠跟Apple三人,幸好當敬到我們這桌時,璁哥跟其他人回座了,不然一桌都跑光光,是要敬誰?

一頓飯吃到結束也九點半了,我們算是最晚離席的,因為至少要讓烏龜他們吃點東西嘛,當烏龜說"恩可以撤啦",其實煙波飯店的人員也早就在收拾場地了,依照慣例,我是一定要跟新人拍照的,所以當然又是最後一組拍照人馬,rundown上說,他們要趕在十點半回去進新房,應該很趕吧,到底是誰啊,有什麼好這麼在乎這些習俗哩,不解......

回到家差不多已經是十二點,還滿累的,我真是拼啊,明天要去取禮服,挑伴娘跟花童服,準備自己結婚的事了......聽說新竹縣政府送了九項禮物給新人,包括烘碗機、烤麵包機、熨斗、住宿卷,不知道台北市府會送啥,聽說以前送的不錯,不過這次二百八十對新人,應該沒啥好東西啦,到時候就知道了......

在這裡有一個小道消息要報給所有LA球友知道,雖然你們不 一定會看到,不過看到的可以再去宣傳,是璁哥說的,當上菜秀進行時,Apple在他耳邊說"我們結婚時不要有上菜秀",ㄟˊ這表示什麼呢?哈哈!

全站熱搜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