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覽車旅行
六點就morning call叫起床,吃完還算不錯的早餐之後,坐上遊覽車準備出發。這時天兵再現,田先生沒將房間磁卡繳回,還讓alan跑了一趟,真是…。

今天要前往胡加達,沿著開羅市區內一條據說是非洲最長的高架橋走,途中經過阿彪的母校,太陽大學,男女生比例竟然是男二女八,這應該是阿彪選校的原因吧。

過了好久才到紅海邊,然後就沿著濱海公路往南向胡加達前進。並沒有看到紅色的紅海,不過卻先知道了紅珊瑚使然的原因。看到的紅海水非常的藍,讓人感覺很舒服。不過,山卻是光禿禿的,對比鮮明。

休息站有一隻貓正在曬著太陽呼呼大睡,埃及貓耶,也成為大家照相的焦點,這貓總不會像人一樣索取照片費one dollar吧。

突然間聽到字正腔圓的女聲,還以為是遇上了大陸人。一看,竟然是個埃及女生。原來是另一團導遊,好像是阿彪的同學吧,中文講得真的就像是大陸人一樣。比較起來,兩人的程度差蠻多的,看來阿彪的在校成績應該不算太好。

原本是預計兩點到,結果卻因為車子開得有點慢而delay,整個行程晚了約一小時。從早上七點半上車,到胡加達飯店已經三點了,真的是非常辛苦的遊覽車之旅。

吉普車飆沙漠


匆匆用餐後拿行李回房,度假飯店感覺是還不錯啦,有個紅海沙灘,中間的花園也是精心佈置,可惜沒空逛逛飯店的周邊,真是有點浪費。

開始分吉普車坐,一車七人,台客盧氏夫婦,阿嬌一行三人,我們兩個再加上阿彪。盧先生和阿嬌以及一個看起來還蠻年輕卻已經嫁人的女生坐一排,盧太太、散佈病毒且臉看起來很老的女生和我們兩個坐另外一排,這樣的坐法還真是恰到好處,體重兩邊應該差不多,哈哈。

台客盧氏夫婦的相處模式應該很像爸媽吧!戴著Lexus帽子的盧先生自己走自己的,遊覽車上也自己另外坐一邊睡自己的,不太顧台客貴婦。然後吃不慣食物,自備豬肉乾、牛肉乾還有泡麵等等的,很有趣。真不知道是誰幫他們報名埃及團的,我們兩個就在那邊猜測,會是媳婦嗎?如果是的話,那這個媳婦可慘了,我看,別想分到任何的財產啦。

剛吃飽飯就在吉普車上〝切來切去〞,真怕有人因此吐了出來。又怕自己掉出車外,還先演練如果車門開了的話應該怎樣應變自救,ㄜ…還真是有點愛幻想耶,呵呵。

〝切〞了很久終於在一個被山包圍的曠野停了下來,爬到一座小山丘上,因為被山擋住,已經來不及看日落了。往下一個景點走,隊伍拉得超長的,竟還有人不肯下來一直照相,真是ooxx。其實也不是什麼景點啦,就是到旁邊而已,竟然又是騎駱駝,這次一人騎一隻,不過距離也短,一下子就回來了,還真是無聊。


然後到一間小草屋裡,看一個婦人做餅。薄麵皮用駱駝屎的燃料烤,大家圍成一圈輪流扒來吃,考得脆脆的,不過沒什麼味道就是了。

晚餐是到茅草屋裡吃著遊牧民族貝都因式的風味晚餐,茅草屋裡天昏地暗的,根本就不知道吃到什麼東西。匆忙的吃著,是不太餓了,反正有東西就吃囉。菜色有〝砂〞茶味的烤雞肉、土豆〈馬鈴薯〉和橘子等等。

後來應該是貝都因人要下班了,所以趕我們出去赴第二場表演。也不算是什麼表演啦,就大家圍在一起拍手跳舞,聽他們唱著聽不懂的歌,感覺很混。上一場好像還有一起跳土風舞之類的,我們這一場的竟然偷工減料取消,整個表演也就縮水了。
匆忙結束體驗貝都因生活之旅,老規矩,又是吃得飽飽的然後〝切〞回旅館。

胡加達市集夜遊
吃過晚飯之後,大多數的人都想去胡加達的市集逛逛。不過一開始,小包車就討價還價的,上車後又下車,阿彪帶我們到馬路上另外攔車子。結果原先那兩輛車子又回心轉意,繞回來載我們,真是…。很怕阿彪為了我們跟當地車子的司機起衝突,應該不會有事吧?

市集到了,看起來並不怎麼樣,就一個字,亂。路上小包車到處流竄,險象環生,很恐怖。
阿彪請喝甘蔗汁,味道跟台灣的不一樣,比較生,比較甜。生意不差,我們一行20人之外,後面也陸續的有人進來。隔壁的餅店人潮也蠻多的,好像是1埃鎊8個餅,超便宜的。
沿路上的商店老闆都會講一些觀光客的問候語,如果沒猜中的話,就會問說我們是從哪邊來的。感覺上是在討好,只是為了要做生意而已,並沒有什麼誠意。
我們走了蠻遠的,終於在一家當地的茶館坐了下來,服務生非常的笑臉迎人,真是不知道他在高興什麼。主要的飲料有茶和咖啡,我們兩都點茶,紅茶加上薄荷葉片,還蠻濃的。點埃及咖啡的人說喝起來很甜,看來埃及人的飲料都很喜歡加糖。

除了飲料之外,還有就是水煙。用一個特殊的玻璃器皿裝著水抽水果口味的煙,很像是鴉片的感覺,這也是他們埃及人最重要的休閒活動。點了一壺的水煙大家輪流抽,抽了一口就感覺有點嗆到,就一直咳咳咳。只抽到香味,一點煙味也沒有。阿莎比我還順利的抽著水煙,後來大家輪流抽也都有抽到煙的感覺,看來是我太遜了。
紅衣天兵吸了一口之後,煙竟然還能從鼻子出來,看來是個抽煙高手,果真俗又有力。
訓導老爹抽了煙之後,也很興奮的跟大家分享他的名言:抽煙的不一定是壞人,但是,壞人一定都會抽煙。
母女三人組好像也都吸不上來,還自嘲的說都不及格,真有趣。

結帳時出了個小問題,少了一個人付錢。這次的罪魁禍首是誰呢?根據我專業的判斷,應該就是那位俗又有力的紅衣天兵。他說他沒點飲料,我咧…因為點飲料的方式是阿彪問茶几杯,其餘的人就通通點咖啡了。但竟然有人說他沒點,沒喝。真是給他ooxx,白吃啊!

坐小包車回旅館,因為司機聽錯飯店的名字,所以開過頭開很遠。不只我知道開過頭,後面也有人知道,但大家都沒說出來。有人說是相信阿彪啦,唉…過了第一時間沒講就很難再開口了。
旅館換埃鎊,10美元換55埃鎊,但是櫃檯沒有足夠的埃鎊,所以變成9美元換50埃鎊,小小的賺到,呵呵。
阿莎說我掏錢慢,可是收錢的人在忙啊,給了他要是不知道的話那不就白給了嗎?
努力了一下,還是沒怎麼大出來!!應該是水喝太少了吧…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