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7
大家一定認為水都威尼斯很浪漫對吧?在黃昏日落時刻,乘坐鳳尾船,經過嘆息橋下,剛好鐘塔的鐘聲饗起,在這時刻接吻是多麼浪漫啊?
很抱歉,並沒有發生,因為人很多,一艘船上坐了6個人,而且水道上有很多船,還可能發生水上交通阻塞,所以怎麼樣也浪漫不起來‧‧‧‧‧‧
然後今天的烏龍事件讓阿莎氣炸了,所以好心情提早結束‧‧‧‧‧‧

5-1 Venezia 

經過一條3公里長的跨海大橋的連接之後,我們來到了威尼斯地區,車子是不能進去的,所以在威尼斯地區是看不到任何的汽車或是機車的,就連警察也是騎馬。我們搭公共汽船進城,順著不知道是海還是河的水路往聖馬可廣場前進,沿水路的兩旁的建築物緊鄰著水,很難想像是如何的從一開始的濫沼澤地演變成今天這樣完全開發的樣子。很多人家的房子的前後院就有個自己的碼頭,停放交通船方便出入。 

到站上岸之後,兩旁很多的小販賣著著名的各式各樣的面具,有的造型突出,有個長長的鳥嘴;有的非常華麗,鮮豔的羽毛以及色彩,豐富了面具。對實用主義的魔羯座的我們而言,面具買了是什麼時候會用到呢?好問題。買面具磁鐵的話,不是面具那就更沒有意思了。總之,結論就是,不買。哈!果真是難搞魔羯座! 

在道奇宮與今天的中文導遊小賴碰面,還蠻有造型的呢,難道義大利住久了,就會成為型男嗎?應該沒那麼好的事吧,如果有的話,那我就跳機義大利了啦!理著平頭留著一小撮鬍子的小賴來義大利學建築,最近剛考上導遊執照,害得他自己不知道要當導遊還是繼續唸書好。解說的過程當中,字正腔圓的口音,夾雜著許多台灣的慣用語,讓人能夠會心一笑的瞭解他想表達的意思。 

道奇宮除了是威尼斯大公國的總督府之外,同時還是監察、司法、立法以及人民會議廳等等的場所。威尼斯因為經商富裕,很早就採行民主制度。而冗長的會議討論有時要花到百年的時間,所以革新、建設的步調上比較緩慢。有失有得吧。走廊上有一個人頭浮雕張著嘴巴,據說是讓人民密報舉發的功用,如果有三個人以上投訴同一個人的罪狀的話,當局就會展開調查。好像是還不錯的設計。

牆壁上、天花板上有許多的繪畫,我不小心問了一個還蠻不錯的問題,那就是這些畫是直接畫在上面的嗎?小賴的回答是,因為威尼斯比較潮濕的關係,不能直接在牆壁上作濕壁畫,而是先仔細量好尺寸大小,再「發包」出去。因為丁托列多的價格低,所以得標。很有趣的解說吧!

小賴帶著我們參觀過武器室時,要我們注意,因為人氣排行榜第一名的東西就要出現了,那就是,貞操帶。哈哈!我想,當時鎖匠應該是人人稱羨的職業吧!

接下來我們經由狹小的通道,從道奇宮這邊經過著名的嘆息橋,來到小河對岸的大牢。藉由給犯人透過嘆息橋的窗戶再看到外面花花世界的機會,體驗到自由的可貴,而悔不當初的懊惱。

中餐吃的是墨魚麵,一往如常的,這只是吃粗飽的前菜,主餐是炸蝦、花枝和小魚的鹹酥海鮮。酥脆的海鮮還蠻好吃的,墨魚麵就不怎麼樣了。後來下午有胃酸過多似的不適,我想問題就是墨魚麵了。

下午的行程是坐鳳尾船,四艘船分配的人數分別是6、5、4、4,我們四個人跟周大哥夫婦一起坐。鳳尾船是人力船,有別於計程船、公共汽船,我們的船伕是個外務忙碌的歐吉桑,手機接了三四通。坐在船上的我們拍著陸地上的景色,而陸地上的遊客也把我們當成名勝一樣的拍照,很有趣。船伕突然指著河裡說:fish、fish,我們所有人都要往河裡面看,就在這個時候,船伕突然用力一蹬,大家失去重心加上船的搖晃,真的是嚇到我們了,尤其是璁哥,差點跌個狗吃屎。真是調皮可惡的歐吉桑。繞了一圈之後,遇到了一下塞船,很快就結束遊河了。到站時岸上有個服務人員用中文說:一個一個來,小費。茄~為了賺小費當然得多學各國的語言囉。

自由時間我們打算去聖馬可教堂裡面看看。排隊排了大概二十幾分鐘吧,有點久,竟還有歐洲巨人歐巴桑插隊集團要擠進我的前面,太可惡了吧!我就對離我最近的巨人歐巴桑說:excuse me!她還回嘴,可是不是英文,根本就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小叮噹。我把兩手在胸前交叉,顯示我不讓她們插隊的堅強意志。不過,這群歐巴桑也不是省油的燈塔,經過我的激勵之後,她們又去插更前面的隊伍,我咧,真是ooxx。這個回合,獲得的是歐洲巨人歐巴桑!去!

終於是進到了教堂,原先是擔心我的背包不合格,沒想到是阿沙露出肩膀的背心不符規定,還好教堂貼心的準備披肩,不過,當然是要錢的。雖然進教堂不用錢,但是上去二樓要錢,參觀聖物也要錢。我們先在一樓左前方的小裡拜堂坐著休息。蠻多虔誠的教徒會捐獻香油錢來換取蠟燭點燈祈求平安,很像是光明燈的作用。

決定往二樓走,買票一人3。先參觀室內的展示,有馬賽克壁畫堆砌的方法介紹,有以前主教教袍、經書等等。到了室外的陽台上,這才發現原來地板是斜的,當場腳軟,雖然有欄杆,但還是很害怕會滾下去。故作鎮定的拍拍廣場的照片,拍到相機沒電。

正想要往背包裡拿備用電池的時候,赫然發現,那包裝著備用電池的卡拉貓的袋子竟然不在背包裡。趕緊用力回想,我到底是放在大行李箱裡,還是根本就忘在旅館裡。恐怖的是,一點放在大行李箱的印象都沒有,該不會真的丟在旅館裡吧?因為這個烏龍事件,使得阿莎爆發,阿誠失神,威尼斯的自由活動時間也提早結束。

坐船回停車場時發生了一段插曲,一團老人已經在登船的夾板上,也不知道有沒有在上船,強哥則是帶著我們要往裡面衝。沒想到後面又來了一團學生也要往前擠,他們和已經在船上的學生突然開始呼喊著學校的校呼,如此強行上了船。當時的情況真是超混亂的,沒想到這時候性感許俏妞就在這個時候跳了出來,大聲叫著:it’s not fair。還說他們的行為是so stupid。原來,她也是個爆炭一族。失了魂的阿誠當場就想起了埃及的田先生靠麼事件。不過這次我學乖了,隨她去大吼吧,至少性感許俏妞是說著英文人家都聽得懂,比田先生要來得強的多了。

晚餐終於是吃到披薩了,配料的培根、臘腸和鯷魚都很鹹。不過還是吃了不少,超撐的。
終於是回到了住在Padova的holiday inn,答案揭曉,卡拉貓袋真的是被我收到大行李箱,真是嚇死我了。雖然失而復得,但還是因此被阿莎懲罰,由她親自保管相機和備用電池。唉~~~怎麼這麼烏龍呢?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阿莎OS:是的,正如阿誠自己承認,今天的烏龍事件就是相機的電池事件,因為卡拉貓袋〈裡面不只是備用電池,還有充電器跟阿誠跟朋友借的相機〉不知道是放在哪裡,很可能根本丟掉了,這樣一來,不只沒有備用電池,充電器掉了連充電都不行,那接下去幾天都不用拍照了嗎?而且搞丟了朋友的相機也得賠,要阿莎不生氣也難,不過並沒有吵架,因為阿誠只有挨罵的份‧‧‧‧‧‧
從聖馬可教堂下來之後,兩人就待坐在道奇宮前面等待集合,之後的晚餐也都沒有拍到,幸好璁哥沒烏龍,就用他們的照片來解救我們吧!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