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去捷克之前,有人告訴我 一定要買菠丹妮,因為比台灣便宜很多,而且說有多好用就有多好用!
而事實是阿莎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菠丹妮,在那之前從來沒聽過ㄟ,後來才知道菠丹妮以手工皂出名,當然阿莎對手工皂也沒有偏好,也分不出手工皂跟機器皂的差別,去逛一些沐浴用品純粹是被香氛吸引,不過還是不能免俗地從捷克買了菠丹妮回來‧‧‧‧‧‧

在捷克時聽領隊說菠丹妮其實沒啥了不起,只不過是吳淑珍喜歡而已〈這時阿莎才緩然大悟,原來菠丹妮是因為扁嫂才出名的啊〉,捷克有很多手工皂專賣店,其實品質也都不錯,所以我們在布拉格的菠丹妮受氣之後,也在其他手工皂專賣店買了不少‧‧‧‧‧‧
 
從捷克買回來的手工皂有不少都送人了,自己保留了一些,也用掉了好幾個,有沒有特殊功能我不清楚,不過我喜歡那些融合在手工皂裡的花、籽被洗出來的感覺‧‧‧‧‧‧

不知何時開始,老西表姐就熱愛手工皂,而且是在家自製,之前還說如果我有空去她家的話,她要送我她自己做的手工皂,保證百分之百手工製作唷!
表姐啊!下次阿莎要親自去參觀妳的廚房,希望妳的花園CAFE早日成立唷!

以下引述自總算

Bar

有的香皂,像施巴這種不是SOAP的,就稱BAR,
BAR指的是條狀物,所以一塊肥皂稱為a bar of soap,難怪施巴會將他們的皂稱為BAR
但是那種造並不是油脂與鹼化學作用過的,是另一種化學產物
一般慣用的皂,是SOAP,也就是油與鹼的化學產物,
很神奇,古時候的人竟然知道如此利用化學物質
曾在小說中看過美國早期的生活習俗中,婦女們如何熬煮肥皂,
當時覺得不可思議,沒想到現在我自己也在煮肥皂
當然BAR也指酒吧、櫃臺等等,
不過,每次看到我浴室中那一排手工皂,
就像愛酒的人看到酒吧一樣
形形色色,有不同功效、不同香氣、可依喜好及需求自由搭配使用
使得沐浴清潔變成一項身心的奢華享受Bar

調酒師是不是也是這樣?用各種基調酒,搭配不同香氣、口感的配料,調出各色美酒
因為做皂,我對油脂的認知也豐富講究了起來
為追求有機、無負擔
我偏愛使用食用油,價格及油脂營養度都比化工行精鍊過的油好
有的價格根本相差以倍數計,而且
化工精鍊過的,相對在營養度上流失不少,雖然保存期限大大延長
所以,同理可推,複雜、精緻的食物,其實對人體沒多少好處,甚至是負擔
使用天然的防腐劑比較好,
例如香藥草植物

因此我的廚房,油架也成了一個BAR
冷壓芝麻油、冷壓橄欖油(買大統的,品質好,價格實惠,比其他包裝貴重的油價廉物美)
改良的葵花子油、芥花油,沒有油味,被我拿來浸泡乾燥香草、大蒜、辣椒等等
食用多了許多選擇,清潔時也可拿來卸妝或做香皂
就是這樣
我的BAR,不是酒香,而是各色香草油及香皂
下一步可能是香草醋或調味醬吧
當然,我在認真考慮自種一些蔬果
有朝一日,我要成立一個我的花園CAFE

    全站熱搜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