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好天氣的週末,加上又是慢壘聯盟的總冠軍戰,而勇奪季賽打擊王的我卻無法打球,為什麼呢?因為我今天晚上要宴客!忙過這一攤,整個結婚的過程才算是大功告成吧!

因為迎娶的儀式是在10月10日集團結婚的時候,就已經舉行過了,所以宴客當天的早上,真的是沒事作。也還好分開舉行,不然要又搞這個,又要忙宴客的事,豈不手忙腳亂。本想說回家招呼早來的客人,回到家一看,預期中的親友團尚未出現,但是呢,媽卻老早準備好了滿滿一桌的菜餚,連隔壁的鄰居也幫忙煮好了甜湯圓、鹹湯圓米粉等等的傳統必備的菜,真是誇張。習俗中,我們下港地方的阿伯說,宴客的前三天就要開始忙著殺豬啦、殺雞啦、殺一些有的沒的準備,我看啊,就連在台北的我們,也是順應著local的潮流,提早開吃了咧。

這次的喜事,還是由上屆的冠軍--姑婆奪得頭香,在眾多的親友中,蟬連第一的率先抵達我家。當然,每次都說是要來幫忙』』到鬧熱』』,可是啊,老人家嘛,都馬是用嘴巴幫忙。一會兒說這個應該怎樣怎樣,一會兒說那個應該怎樣怎樣,十足的就是那種別人吃米粉他在喊燒的寫照。該說煩嘛,人家姑婆七十幾歲了遠從彰化北上,真的是熱心要來幫忙,而且姑婆又是那種辛苦拾荒、省吃儉用、奉獻愛心的傳統婦女。說真的,是個非常熱心公益的大善人。只不過,所代表著的各種習俗的法統,就是會讓我們新新人類覺得說:ㄜ……,什麼時代了,一定要這樣嗎?

大概十一點半的時候,媽就呼朋引伴的叫大家趕快來吃飯了,而且,很急,真的是不知道在急些什麼。親友還未到的情況下,打電話叫鄰居趕快來墊檔開吃。實在是沒什麼心情吃太多,心裡一直在掛念著晚上宴客的順利與否。

掛念什麼呢?掛念著場地。沒辦法確定餐廳哪一個區塊排幾桌,我就沒辦法將爸媽的親友和我們的親友的位子確定。而且,也沒辦法知道,新娘休息室是不是能夠如我們所願的,能夠安置在餐廳後面的地方。這就是跟認識的餐廳訂桌的壞處吧,又不好要求他們;就算要求了,餐廳副總也只能回答說:恩…要排看看才知道。真是xxoo~~~

下午就進入了備戰狀態,親戚朋友將會陸續的到家裡集結,有些下港的親戚對於台北不熟,還得有人去帶,這是比較麻煩的地方。竟然這個時候,家裡的電話只能打接不起來,又是一個來『到熱鬧』的。首先是高雄的三舅,上次弟弟結婚的時候,就有走錯的紀錄。三舅的印象是要往消防隊走,只是,走錯消防隊了。這一次在台北火車站就打電話過來,嗯,比上次好處理多了。母舅ㄋㄟ~~~,當然是小跑步飛快的往火車站前進,跑到大粒汗小粒汗的,天氣熱成這樣幹麻啊@@回家後,趕忙騎車去下一站:信義路接陪妙貓拿伴娘服的阿莎。遲到了一下下,也被阿莎念了一下下。唉唷,時間差不多嘛~~~嘿嘿。

再度回家,因為今天跟爸爸有衝到,所以要打電話先請爸爸迴避一下。突然想到,該不會是跟屬豬的衝到吧,就請也已經在家裡的五舅順便一起迴避。媽之前有交代,就是郁真進門前,要把符咒在門口燒一燒,再讓阿莎跨進家門來。ㄜ…該不會是跨火爐、採瓦片的新潮替代版吧。總之,就醬辦吧。是有點好笑啦。

折騰了一下下,總算是順利進了家門,新娘秘書maggie早已在房間裡等候多時,阿莎就開始化妝了。而我,則還是一樣,繼續將餐廳排位子的事情懸在心裡。

接客第二篇,接到一通電話:是阿堯這裡嗎?我們在車頭天橋這邊啦?阿要怎樣走啊?也不管電話裡的是誰了,要爸趕快出門去接,反正一定是我們的親戚啦。聰明的是,爸騎著腳踏車出去,跟傻傻跑步的我是不一樣滴。一開始,爸還找不到,還打電話回來確認是在哪一個天橋。阿車頭那邊不就一個天橋嗎?到底在哪一邊啊?後來總算是接到人了,答案揭曉,是彰化的二姑和三姑。我就說吧,一定是我們的親戚吧,呵呵。台中的二伯母也打電話來問路,不過不用去帶,從高速公路下來也只要轉兩個彎就到我家了,很好找滴。

後來,我的總招待兼司儀邱建強同學到了,我們就像是楚囚相對一樣,他擔心他司儀的工作,我擔心我場地的問題。媽好像有點燥鬱症發作,先是念了才中午就已經喝了不少的爸爸,後來又念亂放紅包的我。我什麼也沒說,面無表情的把紅包拿了過來。媽又說了,你今天無論如何都不能生氣!啊?誰生氣啊?我只不過是….唉,算了。一旁的邱建強看了,只有一句:是我的話,我也忍不下去。唉,繼續擔心吧。

阿莎那邊化妝化得差不多了,換幫媽化妝。不一會兒功夫化好了,換上二姨拿來給媽的衣服,哇,水喔水喔!我看啊,二姨就只有拿這件衣服借媽這件事情作得最好了,其他的大多都是放雞屎罷了,值得大大的鼓勵鼓勵。

接下來,就是等五點進房了。而樓下呢,五舅和阿姨他們老早就開唱了起來,因此進房前,還得先清場呢。由我帶頭走,阿姨牽著阿莎往樓下的新房前進。照著媽的指示,兩個人』』一起』』坐在椅子上,再來我起身,在床上的四周走了一圈,說是這樣不會』』頻子』』。ㄜ…聽沒有ㄋㄟ。差點又忘了把紅包給阿姨,當然是經過一番的推拉扯,才順利的將紅包塞給阿姨。終於是大功告成了!接下來就是轉戰餐廳了!

坐著怡成的車子往餐廳前進,還好沒什麼塞車。到了之後連忙找建惟他們,幫忙搬東西。接著,我就開始忙了。

首先忙著安排桌次,先確認好爸媽的親友。A區楊厝莊的12桌、B區母舅姨的3桌、C區新厝的5桌。再來就是把我同事的8桌先安置在接待處的後方,然後用D的朋友填滿兩側。隔著素桌之後的,是阿莎的同學同事,最後,才是我的同學。

再來就是投影片的部分,將弟弟借來的布幕交給他那長髮有型的朋友處理,我還說:就運用你的智慧吧。呵呵,超不負責任的吧。受限於場地的關係,我借了三台的NOTEBOOK和投影機。沒想到,最後還是沒辦法將精心製作的成長照片檔案呈現給所有的人看到,唉,真是超濫的場地啊。

再來是接待禮金台的部分,一開始的時候,一盆不小的桌花擺在男女禮金人員的中間,ㄜ..這樣就沒地方簽名了,只好把桌花往旁邊移,跟花店帥氣老闆的另外送的一大盆花擺在一起,啊隨便了啦。陳幼青來了之後,就把謝卡拿出來擺著,而且很專業的先拿出兩盒出來。嗯,這樣的專業讓我很放心的把禮金台交給幼青了。後來,朱正中夫婦珊珊來遲,這才把NOTEBOOK架上,禮金台的部分應該算是OK了。

然後我發現,竟然沒地方放婚紗照,本想說,算了,不給人家翻了,怕會翻壞掉。後來還是請服務生幫我準備一張桌子放婚紗照,結果,婚紗照放在餐廳放碗盤筷子等等餐具的桌子上,很樸實的沒有加上任何的裝飾,醜陋的擺在角落供人欣賞。唉,又是一個敗筆。

禮金台的旁邊,放著大相片,再來就是接著汽球的拱門。因為餐廳的顏色比較偏黃,加上汽球的裝飾,看起來還算溫馨吧。

突然之間,坐著遊覽車北上的下港親戚開始進場了,人潮恐怖的不斷湧進來,大概有五分多鐘那麼久吧,趕忙的將他們推向餐廳的最裡邊。不斷的裡面請,裡面請,一振兵荒馬亂之後,人潮終於稍微的終止了。

下港親戚來得差不多了,反倒是北部的親友來得比較晚一點。原本是預計7點10分左右進場的,但是就一直拖一直拖~~~。有個服務生不停的跟我提點,要我把客人往前面集中坐,不要這邊空一桌,那邊空一桌的。我知道她是好意,可是,那桌次都排好了啊,怎知道晚一點會不會來啊?就已經很煩了,還在我耳邊一直念一直念,討厭ㄋㄟ。

突然看到阿莎的大學同學,華子,也就是前女友的好朋友的出現。她問我說:還記得她嗎?開玩笑,怎會不記得呢!接下來的事情更是讓我嚇一大跳,她拿出一個白色的信封,是要給我的。我一看那個字,我就知道是誰寫的了!是前女友!當時真是一陣錯愕,ㄜ…還是先收起來,振作一下,晚點有空再看吧!

7點半也差不多要開始了,在劉德華的『結婚進行曲』的引導之下,我們開始進場。快快快,快進場吧!因為,一路上到處是拉炮,不跑快點會被炸的亂七八糟!還是走快一點吧!

總算是到主桌了,先上菜吧。吃了兩道菜之後,我們才開始進行一連串的致詞。因為,要是先致詞的話,大家肚子都餓了,才懶的聽呢!說不定還會開汽水虛聲不斷呢!在司儀邱建強的引導之下,爸首先上去跟大家說話。講得還算不錯啦,只不過,爸自己說,怎麼唱歌都很好聽,一講起話來就2266了呢?呵呵!然後主婚人跟新郎新娘舉杯向大家致意,大家也一起舉杯祝福,嗯,感覺還不錯。

再來是來賓致詞,邀請到我公司的長官黃總上台。是的,很狗腿吧,怎樣。我有寫小抄給邱建強,請他稍微介紹一下黃總,內容是事實,但是還算諂媚。黃總邊走上台前應該是有聽到,還對我比了一個『你厚』的手勢,哈哈。在黃總耐操耐磨的鼓勵後,再來就輪到我上場了。

是的,輪到我新郎的上場表演。雖然是自己安排的節目,不過,上去之後,還是蠻緊張的耶!還好我有準備小抄,哈哈。感謝完今天到場的賓客之後,再來就是要感謝爸媽的養育之恩。重頭戲來啦,擁抱爸媽。這個在英國就想做的事情,一直拖到今天才實現,真是有夠會拖的啦。在大家鼓掌歡迎之下,爸媽終於起身,而我也走下台向前。這真是歷史性的一刻,應該是無聲勝有聲的時候,但,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爸爸說了一句令人非常難忘的話:兔崽子!哈哈哈~~~我想,應該是不甘被我這樣玩弄吧。一般都是新人被玩弄,怎會今天的場子是玩弄自己的爸媽呢?爸的內心裡一定是這樣OS的吧!

唉唷!哪是玩弄啊!這可是真情流露ㄋㄟ!真的早就很想擁抱了啊!後來換媽媽,我看媽應該是哭了。老實說,我也哭了。真的太感人了啦!容易感動的我怎能不哭呢?害我還先跟大家說:請等一下,讓我先控制一下!呵呵!對著攝影孟真的相機,還真的是感觸萬千啊!

再來就是感謝岳父岳母,聽阿莎的叔叔說,還好我有接著感謝岳父岳母,不然他就要拍桌子什麼的。ㄜ…真的是好險!

跟最美的新娘阿莎說我愛你之後,最後的最後,再一次的謝謝所有嘉賓的光臨。終於是結束了我新郎的致詞。應該算還可以啦,感性路線就是我個人的風格囉。呵呵!後來聽樓上劉媽媽的孫子說:這個新郎真趣味!啊?連小孩子都知道趣味是什麼意思喔?阿莎的同學也說:你老公很搞笑。ㄜ…這樣是搞笑嗎?不應該是感性嗎?呵呵!

下台之後,五舅把我叫過去,說是沒感謝到他。有啦有啦!那個『各位』裡面就有五舅你了啊!真的是因為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所以只好用『各位』替代啊!看來,我那天不應該只有擁抱爸媽,很多貴人也都應該要擁抱才是。五百多人的擁抱,ㄜ…真不知道要多久咧。

阿莎差不多換好第二套衣服了,再次的進場。這次,在大家說走太快的抱怨聲中,稍微的放慢了腳步。可是,怎麼還是有拉炮啊!

接下來,就是敬酒了。一開始很難想像五十幾桌要怎麼敬,一桌一分鐘也要將近一小時耶,所以呢,話不多說,還是那句,快快快!親友桌、同事、同學,反正就是要快!場面也有些混亂,爸總是最後一個到,然後又跟客人哈拉幾句,都趕不上我們這些前面的隊伍。然後,我又一直踩到阿莎的衣服,那件藍色的洋裝被踩得真是慘不忍睹啊。敬酒的路上,不斷的有同事或是同學要凹喝酒啊、要玩新人什麼的,都被我用『龜』字訣閃避過去。開玩笑,出社會那麼久了,哪還會呆呆的任人擺佈啊!其中,吳明霞竟然還端著四個湯圓要玩我們。我就說:當初你們結婚我也沒玩你們,現在竟然要玩我!哼!真是可惡耶!我就伸手把兩顆湯圓直接拿起來塞進嘴巴裡,破解了吳明霞的陣法。哈哈!我真是太聰明啦!

總算是敬完了酒,真是不簡單。回到主桌,才發現今天根本沒吃到什麼菜,餓嗎?也還好,忙昏頭了啦!忘了餓了!

換最後一套衣服,動作挺快的呢!期貨那些女同事本想進來跟阿莎的那套藍色洋裝照相的,結果晚了一步,呵呵。待在新娘休息室裡面,總覺得好像應該出去跟同事、同學聊聊的。想一想,算了,還是龜著好!免得後果不堪設想!因為新娘秘書Maggie的服務態度很好,手藝也不差,所以我們決定多給一些酬勞謝謝她!以後有需要的話,極力推薦Maggie喔!

最後的最後,就是送客了。按照慣例,也是從混亂中開始的。新娘拿的糖果還算沒問題,但是新郎我呢,要拿的香煙卻臨時找不到原先準備的那兩條。所幸在禮金台上看到兩包,就趕忙著和媽兩個人拆著那兩包煙。不只這樣,我連打火機都沒有,趕緊找有抽煙的老翟借,這才算準備就緒。

站在玻璃門外面的樓梯間那邊,竟然沒有空調,還真是超級熱的。送到後來真是汗流浹背,說內褲都濕了一點也不誇張。兩三個小時前才湧進的客人潮現在又要往外衝了,下港親戚拿了糖果、說了吉祥話之後,就直接下樓去了,幾乎沒有停下來要求照相的。一方面或許是下港親戚都比較閉俗一些,另一個原因,應該是後面的人潮向前推的力道還算不小,根本難以抗拒。所以送客相對簡單多了,就是不斷的謝謝、謝謝,人潮就像裝上履帶似的會自動的一直往前。

親友們就比較可憐一點了,想要照相的呢,還得看後面的人潮答應不答應呢!我想,應該是差一個管制交通的工作人員吧!還好下港親戚走了差不多之後,要照相的困難度就沒那高了。同事同學們也都很快的都走了,本來想說送完下港親戚之後,應該來去跟同事同學們拉哈了,結果大家都很早走,難道是怕耽誤新人的洞房嗎?哈哈!

送客的同時,爸媽和大師伯父母就已經在收我們自備的酒了,剛好送到大學同學,還先請同學們先幫忙把酒搬到樓下去,然後再上來拍照,真是很會利用人力。呵呵。

清場完畢,正式結束了今天混亂的喜宴。因為龜沒被灌醉的我應該算是異纇吧,很少有新郎還能清醒的開車把酒和桌花什麼的載回家。總算是曲終人散,在家門口目送著外婆、舅舅阿姨們離開,是最後的送客了。不免俗的,厚話的我又要開始感謝了。感謝所有來參加的賓客朋友,感謝工作人員。真的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謝天吧~~~



阿莎的OS: 沒有謝謝我......如果不是我答應結婚,你哪有機會辦這麼一個喜宴......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