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小豆子第二次去喜筵的場合,第一次是12月初他乾爹的喜筵。
這二次喜筵我有很深的體認‧‧‧‧‧‧

小豆子乾爹跟阿誠是同公司的同事〈乾媽還是同部門的哩〉,所以當天婚宴的場合以同事居多,雖然大家幾乎都有看阿莎的部落格或臉書分享,對小豆子應該不陌生,但許多人是第一次見到本尊。
過去吃喜筵阿莎對服裝儀容有一定的堅持,所以即使要帶著小豆子出門我也要裝扮成〈偽〉貴婦─過膝的無袖黑絲絨洋裝搭上毛披肩,脖子上戴著一串珍珠項鍊還有長耳環,過去這幾乎是我吃喜筵的標準行頭,出門前也跟阿誠說好,小豆子哭鬧他要負責抱他,畢竟貴婦身上的行頭隨便都會被扯掉,危險啊!
沒料到小豆子起歡的程度大過我的忍受力,最後我拿掉首飾,穿著洋裝與披肩抱他去宴會廳外晃,一整個沒FU不說,我們很快就落荒而逃,狼狽到連張照片都沒有留下‧‧‧‧‧‧虧我當天還想著在阿誠的場子裡搖擺一下‧‧‧‧‧‧註一

昨天我們遠征台中吃辦桌,有了前一次的教訓,加上天候不佳太過袒胸露乳我也怕冷死,所以我完全放棄要當〈偽〉貴婦的念頭,穿著休閒的格子長版襯衫加內搭褲就去了,因為跟阿誠是情人裝還引起一點點注意,但是小豆子還是一樣起歡!
我們雖然晚到40多分鐘,但是進去時還沒開席,大概又等了10多分鐘才上第一道菜〈我以為中南部人比較準時說,更何況辦桌的古意人應該會更準時,原來也是一樣嘛〉,小豆子就坐在推車裡在我們旁邊,才吃第二道菜吧,他已經坐不住,抱在腿上坐著也不甚安全,因為他會一直亂抓桌上的東西,杯盤碗筷隨便揮,危險得很,只好推車或抱著去場邊晃晃,最後根本就是嘴巴一直哇哇吵,看看也到了他睡覺時間,退場吧‧‧‧‧‧‧本次挑戰失敗!所以只有這麼一張兩小無互動的照片‧‧‧‧‧‧

其實他會起歡我一點也不驚訝,畢竟他本來就沒耐心,一下子就坐不住,而且辦桌的場合有卡拉OK,一到現場我都覺得受不了的吵,更何況是他呢,不過昨天林兔比也到了,相較於兔比的表現,身為小豆子馬麻的我真是汗顏啊!
一開始兔比就乖乖躺在推車裡吃奶,之後睡了一下下,直到她馬麻怕她晚上睡不著挖她起來她才慢慢清醒過來,但是不吵不鬧很冷靜,奇怪,這麼吵她還睡得著,連我都甘拜下風柳!

我只能說帶著小豆子去吃喜筵有點自討苦吃!


註一:上次JK喜筵時,我受到很大的打擊,因為小尼的美眉們都打扮得很美,該露的都露了,讓我這歐巴桑甘拜下風,不過阿誠說他覺得他周圍那些美眉都不太打扮,所以他相信我還是能在他的場子裡稱霸。不過我多問了他一句:『你覺得我很誇張嗎?每次喜筵都要盛裝‧‧‧‧‧‧』『每次除了新娘伴娘就你最盛裝,我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年了你還是樂此不疲?』
喔!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