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拍尼羅河的日出,船上的旅客除了我之外,還有兩個在2樓那邊,應該都還算是早起的鳥吧~~~早晨的尼羅河水面上還蠻涼的,拍照拍得我手腳冰冷。 

尼羅河日出的照片請看這裡

Edfu Temple艾德夫神廟
早上停靠在Edfu的岸邊,去看老鷹神的神廟。和領隊一起坐馬車,總覺得和聊得不太好。是我自己不懂得跟陌生人聊天嗎?還是怎樣啊?真奇怪。

很老的馬車伕一直拍我們的馬屁,說什麼台灣第一什麼的,還真是見人說人話。

艾德夫是老鷹神的神廟,屬於希臘羅馬時期的建物。因為當時的政治較動盪不安,所以神廟裡原本該刻上法老王名字的地方空白了下來。

每年老鷹神都要做船去找美麗神結婚兩次,石柱上原先只有上下埃及的代表植物,蓮花和紙紗草,後來加入了圖形較為複雜的椰棗。

壁畫上畫著老鷹神和他的叔叔Set神大戰的連續圖案,Set神在船下以河馬的形象表示,不過,看起來比較像豬啦,哈哈!

準備坐馬車回船上,卻找不到原先的80號馬車,去跑別攤了。一開始是有看到有一個人拿著80的號碼牌在晃來晃去,但是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所以不知道他是要來告訴我們80號已經出車去了。後來由其他的馬車先載,到了中間的地方,才看到珊珊來遲的原先那位老先生,一副謙卑道歉的樣子,說是為了生活怎樣怎樣的。

下車前請領隊幫我們拍照,老馬車伕也一起入鏡。台客盧先生就在旁邊說待會他會跟我們要小費,當時我還很大聲的嗆聲說〝是我要跟他收吧!〞來回嘴。沒想到,真的被他說中了。老馬車伕就一直靠過來伸手要錢,本想不理他,後來還是給他5埃鎊。沒想到他還不想走,真是可惡。天兵田先生也在旁囉唆,貴婦盧太太也說要借我們1埃鎊給他。一下子就成了眾人談論的主角,有被取笑的感覺。當時又失神了一下,唉~~~還真是討厭這種感覺啊!

中午吃飯前跟阿嬌她們換房間,原來,上面的房間真的比較好耶!不但窗戶可以開,還有外面兩岸宜人的景色,真是棒呆了。果真是苦盡甘來啊~~~
不過,台客夫婦竟然還是住在三樓,那間應該是紅衣天兵二人組抽到的,但不知是怎樣的黑箱運作,竟然可以不用換。一方面佩服台客夫妻,另一方面也為紅衣天兵二人組的報應而感到欣慰。哈哈哈!
抽空去船上的銀樓逛逛,沒想到竟然被老闆笑說我不懂英文,真是氣死我了!又被羞辱了一次。嗚嗚嗚~~~

下午在遊輪上睡覺休息。大約四點的時候是下午茶時間,大家在甲板上聊天。那時才從台客盧先生的口中知道阿彪只有27歲。天啊!比我還小耶!阿彪就聊他自己上大學時唸中文系的過程。剛開始被親朋好友唸到臭頭,大家都說唸中文要幹麻,罵到他不想承認他唸的是中文系。平時都跳舞不上課,很混。就算是考前的臨陣磨槍,也只k書到12點,再來就去跟朋友抽水煙了,因為在唸下去會頭昏。呵呵。最後以接近倒數的成績畢業,看起來還蠻有唸書的聰明,只是懶惰罷了。

後來畢業之後感到壓力大了,才開始為生活打拼。先在貿易公司上班,後來才考導遊。畢竟會講中文的導遊還不多,比起唸其他語文的同學相對吃香,薪水會高一些。聽說導遊中,以會講韓文的薪水最高,因為好像只有一個會講韓文而已,自然可以拿到比較高的酬勞。阿彪現在才覺得其實唸中文還不錯,其他的同學反而羨幕,只是有點後悔當初混得太兇。他現在很鼓勵他弟弟要用功唸書,遠離女人,遠離跳舞,果然成績斐然,三個半學期以來,目前成績排第一。

聽了阿彪的一些故事後,覺得大家都在社會上混口飯吃,承受一樣的壓力。回去台灣之後,要繼續的努力賺錢,以後才能再出國玩,嘿嘿!
跟阿彪聊天時,台客盧先生竟然以中國人自居,爭辯中國人和埃及人誰厲害,竟然還說人腦比電腦強,就因為電腦是人腦發明的。阿嬌三人集團中的瘦老者也說她們處長的心算能力很強,就算是大數字的計算,也能在別人按電腦之前〝答案〞就算出來了…ㄜ…│││還真是給他三條線耶! 

愛德孚神廟的照片請看這裡

康孟波神廟

遊輪到達康孟波時天色已晚,第一次在晚上參觀神廟。

這是唯一的兩個神的神廟,雙神廟,包含了鱷魚神和老鷹神,其妻和子共六個神。從廢墟當中,可以看出當年城牆的做法。埃及人使用木頭作卡筍,預先在石頭上留放木頭的縫細,利用熱帳冷縮的原理,木頭加水後將石頭緊緊的卡住。

壁畫上刻著希臘羅馬時期的陰曆,牆上記載著每天拜拜用不一樣的祭品。還有外科手術的工具,看起來當時的醫術上的成就已經相當先進了。

離開神廟往岸邊走,斜坡旁有小朋友在叫賣聖甲蟲的手鏈,從兩個一美元一直喊到十個一美元,當場就跟他買了。結果小朋友竟然立刻改口說五個一美元,真是愛耍賴。我們就ㄟ~~~一下,當然還是以十個一美元成交。哈哈!真是便宜耶,雖然說沒什麼品質,但是三塊錢的東西本來也就不期待有什麼品質啦,送人真是一點也不心疼,嘿嘿。至少對鄉親父老有個交代啦。

上遊輪之前血拼了一下,阿莎買了一條絲巾,很多的女團員都買了頭上戴的裝飾品,就是崔苔青那種愛神打扮的流蘇,看起來還蠻好笑的,尤其是貴婦,真的就是愛神的那個模樣,哈哈哈~~~

配合晚上遊輪的阿拉伯之夜,晚餐吃得也是阿拉伯餐。ㄜ…還真是不怎麼樣。烤羊的騷味超重的,咬了幾口趕緊吐出來,如果再吃的話一定吐的啦。拿湯喝的時候真的是氣死我了,waiter已經問了我soup?我也回答了,但是那個waiter就是不拿給我,後面、前面的老外一直伸手過來拿,阿是怎樣?是把我當成隱形人喔?真是可惡!後來忍無可忍,我就對一個老太婆說:I think that soup belongs to me。死老太婆連理都沒理,真是氣死我了~~~後來總算拿到,但還是不怎麼好喝。

飯後就是阿拉伯之夜了,試穿了一下阿拉伯的服裝,又失神了一下,只讓工作人員幫我們拍照,不然就可以自己拿照相機拍了,錢不用給別人賺。真是的,怎麼老是失神啊!

上去頂層那邊看了一下,阿嬌三人組和朱小姐靜怡都有租衣服,母女三人的那兩個姊妹也都有打扮,還真是看不出來會這麼的〝活骨〞耶!聽說是有在學肚皮舞,保持曼妙身材!?總算是有派上用場,其實也還蠻不錯的啦!阿彪和領隊景先生也都有穿著阿拉伯人的衣服,還有模有樣的咧!

和阿彪拍個照就回房休息去了,實在是沒辦法參加那種跳舞的場合。唉~~~誰叫我有領殘障手冊不會跳舞呢!

總結今天被羞辱三次,堪稱史上最黯淡的日子…羞辱的一天~~~嗚嗚嗚

康孟波神廟的照片請看這裡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