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MOON~~~真是太神奇了,捷克!

結婚弄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從婚紗、訂婚、集團結婚、宴客、歸寧等等,最後的最後,就是度蜜月了。也是應該好好的犒賞自己了啦!

所以,阿莎阿誠繼完成埃及尼羅河女兒的夢之後,2005再度出擊,前往充滿藝術氣息的布拉格!

2005.11.18 (DAY1)

I really have to go~~~
晚上8點45分集合,但星期五下班的台北車潮不知會塞多久,所以6點就出發坐車去了。大概花了一個小時才到林口,繼續塞。下了交流道之後,車上的一個外國人慌張的跑去找司機,原本以為他是要找什麼地方,或是趕不上飛機什麼的。他回到座位上坐了一會兒,又跟旁邊的人說,後面的一個女生似乎聽懂了,就站起來替他去跟司機說。原來,那個外國人是要上廁所。最後他受不了了,就跟那個女生說:I really have to go。女生也替他忠實的翻譯著:他快大出來了…。司機這時才找個加油站停車讓他去解放。ㄜ…當時,真糗。

集合

晚上集合的旅行團大概分成兩種行程:捷克跟澳洲。加利利的蜜月團這一次是15對,30人!真大一團。跟我們13人的小團比,還真是差很多。還遇到幼青他們家3人,伯父伯母看起來很嚴肅的樣子。

領隊Eric很高,第一印象比較安靜、酷,不過應該還算老練。團員的組成是:5對夫妻,其中4對是度蜜月的;紅衣二人組二代,兩個阿姐;還有一個是落單的男生。

長榮飛機
飛機的後半段幾乎都是台灣人包了。

看電影:crash,講的是Los angel種族歧視的問題,蠻沉重的片子。電車男就很感人了,富家女願意接受電車男的時候,真是超感人的,想到當初和阿莎相戀的開始,心有慼慼焉的滴下了幾滴感動的眼淚。Red eyes就so so了。

長榮的餐還不錯,不過睡得很難過則是一樣的。
曼谷轉機,停了一小時再上。
大概16小時後,維也納機場總算是到了。

P.S. 照片請看這裡

2005.11.19 (DAY2)

領隊Eric上工了
出海關之後,Eric跟我們說樓梯下面的廁所比較大不用等,讓我感覺出他的經驗值,不是那種菜鳥領隊。上了遊覽車之後,坐在司機旁邊的Eric開始上工,拿著麥克風開始講歐洲的歷史。據他自己說,坐在司機旁邊是有原因的。因為他不用面對團員,他覺得講是他的責任,所以必須要講。但是又擔心團員因為他在講話就撐著不睡覺,這樣很累。所以他乾脆坐在司機旁邊,眼不見為淨。呵呵,很有趣的理論。

偶遇捷克國王
麥克風拿著就滔滔不絕的講著,超厲害的,跟第一印象完全不一樣。而且,還蠻言之有物的。他先推崇加利利的領隊對捷克的熟悉度非常夠,一個稱為捷克王子,另一個王強則是布拉格王子。那他自己呢?因為年紀比較大,早就已經是捷克的國王了!哈哈哈~~~國王耶!Eric說,他是1987年的時候開始帶捷克團,主講西亞。真的是很有資歷,也很自信,臭屁的自稱是捷克國王,還真的是相當有趣!

不到一小時的車程,就離開了奧地利,進入捷克。

第一站:帖契(圖50)
 
是個世界文化遺產的小城鎮,保留著文藝復興的建築,理性、左右對稱以及半圓形的拱門是其三大特色。
 
小城鎮的組成包含有:諸侯貴族的城堡、教堂鐘樓、廣場和黑死病紀念柱。這邊的房子都保留著原有的外觀,牌坊式的外牆,皆是文藝復興的味道。但室內的擺設裝潢就不在保存的範圍之內,屋主要怎麼改就怎麼改,以符合現代人的生活。建築的另一個特色是類似浮雕的技巧,塗上顏色之後,再把不要的地方刮掉,形成立體的感覺。

中餐就在這個小鎮裡面解決,這次的行程除了一次的中餐之外,其他的都是所謂的捷克風味餐。由於捷克是吃肉的民族,吃粗飽好做工,蠻和我的胃口的。餐點包含幾個順序,首先是餐前飲料,可以點紅白酒、果汁、汽水等,再來不是湯就是沙拉擇一,然後主菜,飯後甜點以及茶或咖啡,算是吃得不錯的。

喝了紅酒之後,一如往常的臉爆紅。湯很像是米粉湯加上一些花椰菜紅羅蔔等等的蔬菜,之前聽到的資訊是捷克的湯都很鹹,不過還算好,不算太鹹,可能是有改良過吧。主菜是豬排,還蠻好吃的,可能是太餓了,第一餐的主菜竟然忘了拍下來留作紀念,真是有點可惜。

吃完飯後在廣場的週邊逛逛拍照,竟然開始下了點小雪,該說是幸運嗎?因為冬季算是旅遊的淡季,所以整個行程下來都沒遇到那種人山人海的場麵,我是覺得這樣的旅遊品質相對上來說,應該好很多。

換錢,把100歐元換成2836的捷克幣,聽Eric說,捷克的物價已經漲了好幾翻,預期加入歐元區之後還會再漲。ㄜ…是福還是禍呢?

第二站:庫倫諾夫(圖273)

也是個世界文化的遺產,晚上住的玫瑰飯店,是由三個修道院所組合而成的。是ghost tour中很有名的一個景點,鬼影幢幢,常有客人看到靈異的東西,神父到處巡邏吧。聽Eric這樣說,害我已經心生恐懼了。

房間是蠻特別的,由於是修道院改建,所以每個房間的大小格局不一。我們的房間還算大,有些人住到閣樓的房間,真不知道是長什麼樣子。床也很特別,從床頭柱延伸出去將近半張床的床蓋,整體看起來床是蠻小的。馬桶最是特別,加上木製的扶手,如果不打開木製的馬桶蓋的話,根本就是張椅子嘛。

離集合時間還早,我們就自己去逛逛。有些店的招牌或是裝飾都蠻特別的。走了一小段下坡路就到了廣場,也是有一隻黑死病的紀念碑,還有一家上海餐廳,真是了不起的中國人。過了廣場往後走,找到了一家波丹妮,還有一隻貓拉著門的木製玩偶,很有趣。找不到鉛筆店,阿莎是猜一家門已經關上的店,就是郭哥他們拍照的那一間鉛筆店,可惜到庫倫諾夫時候店早已關門了。殘念……

烏龍的烏龍
繼續往下走,看了一下時間。阿莎說:完了,六點半了,遲到了!趕快往上狂走,突然在廣場那邊瞥到Eric走進上海餐廳,慢了一步跟上前,人就已經不見了。好吧,還是先回飯店去吧。天啊!飯店一個團員都沒有,別說飯店,就連路上都沒見到半個人!這下真的完了!才第二餐而已怎麼就烏龍了呢?往後怎麼立足啊?

趕快再往下狂走找Eric,一進去上海餐廳就傻眼,竟然有四個門四家店。到底在哪一家啊?只好一家一家找。想說應該不會第二餐就吃中國菜吧,所以就先找其他三家。第一家沒有,第二家門鎖著打不開。第三家是在地下室,隨著圓形的石階樓梯往下走,也是沒看到,問了一下服務生,no。不會吧?真的是在上海餐廳?真是有夠賽的啦!只好去上海餐廳找了。

一進門,是有看到Eric,但是沒看到其他的團員。奇怪!?急中生智,問了一下Eric待會是幾點集合,還有行李的問題等等。真是尷尬咧。再看了一下時間,根本就還沒六點嘛!ㄜ…真是自己嚇自己的烏龍中的烏龍。

後來遇到王氏夫婦,原來他們迷路了,也是個烏龍。我們就指點他們該怎麼走怎麼走,狂走了這兩趟,對於庫倫諾夫也夠熟了啦!

晚餐
 
晚餐吃鱒魚,聽Eric說鱒魚因需要比較乾淨的水質,所以比較新鮮,不會有土味。跟呂式夫婦一起坐,很擔心上次埃及事件的重演,因為田先生也是第一餐一起坐在一起的。唉…年輕人太衝動了。

呂先生吃魚很厲害,吃完後還很整齊。我就差很多了,只好把生菜蓋在魚上面遮羞。看起來呂先生他們結婚很久了,喝了點啤酒後又有點小醉。聊天的時候呂先生很少注視我的眼睛,很奇怪,該不會是因為我的眼睛發紅的關係吧!吃完就回去飯店準備睡覺了。
 
拍夜景,腳架加上」慢」門,成功了!呵呵!

Penzion=民宿

P.S. 照片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莎 的頭像
阿莎

阿莎的心情記事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