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3 (DAY 6)

清晨的查理橋

吃完早餐之後,我們到清晨的查理橋拍照,ㄜ,應該是早晨而不是清晨啦。
沿路上就開始狂拍照,一路拍到對岸的查理橋才折返回來。竟然一早就拍完了一個電池的電力,真不知是我真的太愛拍照了,還是天氣太冷電池不夠力!呵呵,可能是前者啦!哈哈哈!我是照相狂!

早上的行程是坐船遊伏爾他瓦河。先經過了猶太區,現在只剩下一個古老的教堂和墓園。他們的時鐘是走逆時針方向的,跟普通的時鐘方向相反。幾個世紀前,猶太人人滿為患,政府還一度下令每個猶太家庭只能留下一個男生,其他的必須離開布拉格。活人是問題,當然,死了的人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墓園總有種滿的一天。還好猶太人相信,人死之後軀體不重要,代表著靈魂的墓碑才是重要。所以他們想出了一個方法,解決墓園空間不足的問題。就是當墓園滿的時候,把墓碑通通拔起來,舖上土之後,成為第二層的墓園繼續種,連著第一層的墓碑也一起種下去。就這樣一層一層的覆蓋上來,現在已經是個小丘陵了,聽說一共有七層,種了將近十萬個猶太人,真不愧是令人敬畏的猶太人。

坐船遊伏爾他瓦河

一直坐到布拉格的發源:高堡才回頭。船上,Eric說他十幾年來的帶團經驗。
老兵機場暴動事件。剛開放大陸探親的年代,每個老兵都攜帶著兩萬美金回家,如果是要換成外幣券的話,兩萬美金當場就縮減成一萬。所以Eric只好幫他們直接換成人民幣,至少貨幣的價值不會縮水為一半。人民幣又很破舊,因此每天不停的辛苦著換鈔點鈔。
老兵的回台灣之路,竟然比去大陸還要遙遠。當初買的一個月期的票,還是得排候補才能上飛機,而且是每班飛機都要排候補。很多老兵不知道這樣的規定,而且沒港簽又不能去機場別的地方,只能癡癡的守在航空櫃檯。Eric就幫一個已經三天三夜沒吃只喝水的老兵把當天所有的班機填上第一候補,吩咐老兵不要離開,等到航空公司叫他的名字就可以回台灣了,還順便交代地勤小姐幫忙。結果隔天到了機場一看,老兵還在那邊,天啊!而且這次更慘,連廁所都不敢去,深怕錯過了航空公司的叫名。Eric火大的質問地勤小姐,卻已經不是昨天的那一個了,原來是因為老兵也聽不懂港仔的叫名,所以就這樣一班飛機一班飛機的錯過。後來,就演變成了老兵的暴動,還把Eric圍在中間,說是:」小兄弟,我們挺你!」後來是政府出面派遣華航把老兵給接回來。Eric就很氣,早該處理的東西,非要等到暴動了才要解決,真是xxoo!
聽起來真是個可憐的故事,眼淚一直在眼眶中打轉。就連血拼皇后阿姐也頗帶哽咽的直說:台灣人很可憐!忽視台灣人的血拼能力之外,還枉顧台灣的人權!唉!還真的有點慘耶!

還有一次要從西班牙飛到英國轉機,結果西班牙大雪延誤了班機,到了英國已經趕不上了。海關不讓Eric他們進去英國,吵了起來。結果是航空公司的英國老太太發現,主動出來解決。不但提供證明讓Eric他們一行人得以進入英國而不用睡在機場,還提供了一團21人21個房間,甚至每人50英鎊解決隔天的中餐和晚餐。真是好心的英國老太太啊!對於Eric他們來說,也算是賺到,Eric就拿著50英鎊,順便安排了一個短暫的倫敦之旅,真是賺到。

還有一次,帶著醫生一樣是來布拉格開研討會,開完會之後想要輕鬆一下聽場音樂會,Eric就去幫他們安排。結果找來的人,竟然是查理大學的音樂系系主任,而且他都很低調,只在門口跟他們點個頭而已,根本就不知道他系主任的身份。不過,聽說演出費是比他兩個月的薪水還要多啦!

看來領隊的工作呢,不但是要解決問題,還得滿足客戶的需求,fit your needs!真的是得需要不錯的應變能力和經驗值。對於團員來說,Eric算是很優秀的領隊,但是對於航空公司或是海關來說,Eric可是黑名單中的黑名單呢!曾經有一次還沒飛回來台灣,長榮就已經發警告信給旅行社要求道歉了!誇張耶!該怎麼說Eric呢?還真是個奇杷啊!

蜜月餐

中午我們四對度蜜月的新婚夫婦享用旅行社招待的蜜月餐,是在飯店吃早餐的那個餐廳。首先端來了一個熱滾滾的油鍋和加熱的酒精燈,然後是肉的拼盤,再來就是一盤各式的沾醬加上生菜,很特別的油鍋炸肉餐。我們拿著叉子插著生肉丟進油鍋裡,傳來小小的噗滋噗滋聲音,更是引發了我們吃的慾望。沾著黃芥茉醬,嗯,真是好吃啊!

劉氏夫婦沒吃多少就先離開了。後來服務生看我們好像也一副要走人的樣子,趕緊跟我們說還有個」小」甜點,要我們稍後。結果,送上來的甜點並不小,又是吃得很撐的一餐。

蜜月血拼團
飯後,我們蜜月團的人就出發血拼去了。

第一站我們先去天文鐘,坐上了電梯上三樓,然後再買票。電梯擠了我們八個人實在是有點勉強,一副不太想動的樣子,有點恐怖。買了票進去之後,又是個電梯,而且這次是玻璃的,就更是恐怖了。

到了塔上眺望布拉格的舊城區,應該是蠻美的啦。到處都是歐式建築的屋頂,遠方偶有哥德式教堂較為華麗的塔柱,廣場上匆忙往來的行人顯得短暫。

沖沖的逛完第一個景點之後,我們來到了血拼的最高聖地:LV。在這裡,女人們超興奮,而我,只覺得悶熱…除了阿莎沒買之外,其他三對或多或少都有戰利品。沒多久,沒吃蜜月餐的阿姐他們,又再過來LV了,全員集合完畢!

幫阿莎跟LV牆上大型廣告的烏瑪拍照,留下到此一遊的證據。

後來蜜月團的成員要去波丹妮,我們兩個人就脫隊走自己的路,到處逛逛去了。

中央車站

阿莎說想看看這邊的中央車站和其他城市有何不同,就這樣確定了我們的目標。我們先到昨天思嘉帶我們坐地鐵的地方,也就是瓦次拉夫廣場,兩旁商店街的人潮也不少。廣場走到底,就是國家博物館,根據地圖,往左邊走就可以到達我們的目的地中央車站了。
 
走在車水馬龍的馬路旁,過了不久就看到了像是火車站的建築。車子是很多啦,可是竟然沒看到什麼人。原來,人都在地面下活動著,下邊是連接著地鐵和火車站的地下通道,難怪地面上只看到的車子,有點阿俗ㄋㄟ!我們走進到月台內跟火車拍照,原先的售票口已經變成了咖啡廳了。

坐地鐵

準備坐地鐵回到廣場的那一個站,也就是Mustek。看了看自動售票機,ㄜ,實在是看不懂該買什麼票,還是問人吧。又不知道要去的那個站Mustek怎麼唸,只好拿著小的地圖指著Mustek問售票員。老伯站了起來,拿下眼鏡盯著我的手指看,就跟我說坐哪一條線然後怎麼轉。這些我看了地鐵圖後已經知道了,只是不知道該買什麼票啦!就繼續追問老伯說該在那邊買票?Here?老伯好像不太耐煩,說是14克朗,就買了兩張,總算是買到票了!

之前會覺得說,台北對於自助旅行的人來講很不友善,英文的標示並不清楚。但是,這種所謂的有文化的國家,看起來也沒好到哪裡去。自以為是的只標示著德語,連個英文也都不願意放,到底是在臭屁什麼啊!

坐地鐵,簡單!買票才是難!

TESCO買花茶
回到廣場之後,就往TESCO前進。剛好遇到下班的人潮,TESCO滿滿的都是人!真是恐怖!等結帳就等了好久。想到以前在英國的時候,也常去TESCO買東西,還可以領錢呢!很方便的!呵呵!

買了熱狗麵包回去,加上泡麵就解決了今天的晚餐。

聽歌劇:Aida

出發前,Eric就有交代旅行社,要我們穿著比較正式的服裝去聽音樂會,不但是一種尊重,同時也是提昇台灣人的水準。恩!說得一點都沒錯!集合的時候,看了一下大家的服裝。女生大多穿裙子,比較正式的只有我們阿莎和呂太太。而男生的部分,最正式的,竟然是穿著西裝的劉同學!應該是他研討會需要穿到西裝吧,所以呢,由他奪下了男子組的冠軍。而我,只穿了一件NET的休閒襯衫加上暗紅色的領帶。阿莎是說感覺很不搭嘎啦,唉唷,隨便啦,至少比穿牛仔褲就來的人好多了啦!哈哈!

我們是在國家戲劇院聽歌劇,環繞四周看了一下,算是比較小型的場地。左右兩旁有包廂的位子,不過,包廂的位子好嗎?感覺起來視野會被擋到耶,又是斜的,並不像有些包廂是會突出來,修正角度稍微面對舞台的那一種。所以會覺得這樣的包廂其實並沒有很好。

我們的位子在第三排,應該算是很好的位置了。不過也有個缺點,那就是下方的指揮走進來的時候,根本看不到。聽到別人在拍手,還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後來聽到音樂已經開始演奏了,這才發現了指揮的頭。走道旁都有另外再擺出一張椅子,可能是額外加上去的吧,多賣個一張票不無小補。賓客中有不少穿著軍裝出席的人,感覺就是蘇聯時期的共和軍,是有點嚇人。

屋頂看起來是非常的金碧輝煌,天花板上幾個人物的肖像圍繞著一盞不小的水晶燈。樓上的位子雖然也沒好到哪裡去,但總比當年在倫敦的時候,和小伯他們看悲慘世界的位子好得太多了,那根本就是從屋頂看下來的嘛!什麼悲慘世界,根本連椅子就很悲慘了啦!

聽歌劇。就像另一個領隊Duncan說的,男主角怎麼這樣?女主角怎麼那樣?我的感覺是,男主角怎麼會這麼矮、這麼胖啊?女主角怎麼這麼黑、這麼老啊?兩人的共同特徵是都很苦瓜臉。男主角是有點像張鎬哲,而女主角呢,很像二姨耶!Oh!My god!

祭司跟男主角不太一樣,是個大胖哥,又高又胖!公主就漂亮許多了,只是一副很凶的樣子。以上這些演員,應該都算是唱得不錯啦!只是服裝上很粗糙,不夠講究。男主角還因為比較矮,鞋子或是涼鞋都有墊上厚底,超好笑的!

法老王的眼睛畫得根本就是熊貓眼,有幾個演員超老的,老先生、老太太都還在努力的唱著。那他們怎麼補人啊?不解。

中場休息,實在是太悶熱了,就買了個果汁喝。呂太太竟然問我說招待的飲料怎麼現在才拿出來。招待?花錢買的啦!現在?原來他們以為已經結束了,還拿回了外套準備離開了,這…有點烏龍ㄋㄟ!

下半場6、7幕的時候,真的有點撐不住了,一直打瞌睡。一邊抬頭往上看英文字幕,一邊點頭打瞌睡,頭就這樣上上下下的點著,還真是累人耶!

回去之後又把最後的一包泡麵泡來吃了,餓嘛!本來還想出去拍查理橋的夜景的,但是好累喔,就算了吧。

P.S. 照片請看這裡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