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假期,阿莎在妙貓書桌上發現這本『敗犬的遠吠』,作者酒井順子說:『美麗又能幹的女人,只要過了適婚年齡還是單身,就是一隻敗犬;平庸又無能的女人,只要結婚生子,就是一隻勝犬。』
難道婚姻才能決定一個女人的價值!?不不不,千萬不要被這幾句話給混淆了,作者雖然稱自己以及三十歲以上、未婚、沒有生子的女性為敗犬,但卻絲毫沒有貶低的意思,這只是揶揄跟她一樣的都市未婚女人的自我嘲諷的用語而已,反之,這其實是一種贏家的邏輯,就是自己先乾乾脆脆自稱為輸家,反而比較划算、有利,並不是真的認輸了。作者在書中主要描述女性心理,因為追求不同的人生,所以有了敗犬與勝犬之分,但是無論是敗犬或勝犬,都會有不同的快樂,同時也有不同的遺憾與寂寞。
雖然日本與台灣文化不同、社會型態不同,但其實女性因為婚姻或生子這些事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同樣都相當大,所以身為女人,看完這本書,對作者在書中對女人心理精闢的描述,相信都會發出會心一笑的。

以下文章引用自敗犬的遠吠官方部落格
酒井順子《敗犬的遠吠》這本書二○○三年十月在日本出版之後,連續兩年引起「敗犬(負犬)論爭」,至今方興未艾,女人過三十歲不婚的問題一直被當作社會的焦點,原本「敗犬」是日本普通成語,鬥輸捲尾而逃的狗,是自甘無奈地退場的輸家,但現在「敗犬」幾乎已經成了酒井定義的三十歲還不婚不生的女人的專稱,這其中有個很大的陷阱,酒井雖然自稱「敗犬」,這是揶揄跟她一樣的都市未婚女人的自我嘲諷的用語而已,其實是一種贏家的邏輯,亦即自己先乾乾脆脆自稱為輸家,反而比較划算、有利,酒井或是未婚女子並非真的認輸了。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先承認自己並非聖人、是壞蛋佔盡便宜,先認輸的人也因此不必逞強、輕鬆多了。
日本從二○○五年開始成為人口減少國家,出生人數少於死亡人數,大家將不生都歸罪於不婚,酒井的書其實早在兩年前便已經正視了包括自己在內的不婚的現象,這本書具有相當的預言作用,並不是該不該婚的道德論,而是能窺見都會女人生態的最佳文字寫真集,尤其酒井以幽默、痛快的筆調,毫不掩飾地吐盡了未婚女人乃至已婚女人的心聲,除了女人讀了會拍案叫絕、拚命點頭外,也是男人必讀之書,否則男人永遠也無法理解女人不婚、想婚、畏婚、已婚的各種心境。
男人不婚的比率比女人高,想婚的比率現在比女人低,男人不想承擔家庭的社會責任,沈溺於電玩等的虛擬性愛,或許才是不婚元兇,敗犬女人不過是副產品而已,女人等半天都等不到王子出現;或許這是都會化結果,女人既然吃得飽又活得神氣,也就不急著找狗主人了;或許不婚是因為不倫氾濫,讓女人錯過婚期等,不倫也應該是國家大事等等,不婚敗犬大量繁殖的理由多多。酒井只寫了雌的敗犬、勝犬,發揮絕大刺激作用,自我剖析雄性敗犬的「無法結婚的男人」的日劇最近登場,也同樣在日本引起男人不婚的爭論現象,「女人一個人」或是「男人一個人」的地位已經慢慢得到肯定。
酒井順子所以自稱為「敗犬」乃因為過其時三十歲不婚不生的女人還是少數,跟已婚生子的女人是多數,但現在不婚男女愈來愈多,日本早已不再是人人都得結婚的「皆婚」社會,或許再過幾年,不婚的比率將會超過已婚,原本視為理所當然的婚姻制度真的動搖,亦即「大不婚時代」來臨,已婚、未婚的多寡逆轉,「敗犬」與「勝犬」的稱呼是否也得對調呢?
不過其實誰勝誰負,還是在於當事人個人,酒井雖然大膽地將女人用「三十歲,結婚、生子」來畫分界線,但其實並沒真的斷定誰才是贏家或誰才是輸家,因為不論贏家、輸家都各有許多不滿足、不完整性,像是書中暫定為勝犬的已婚女人,即使連外表看起來圓滿無比的,也有做為勝犬的煩惱,而做為敗犬的未婚女人,其實還蠻輕鬆快活的,不過當然也有未婚伴之而來的煩惱,尤其世人對於先自認贏家的人都想刺探,認為真相不見得如此,必然另有隱情,對於搶先自認是敗犬、輸家的人,大概也不會照單接收吧!這也是酒井的算計,也只有並非真的自認敗犬的女人,才有餘裕搶先招了說:「我是敗犬!」真的輸家是不會大聲喧嚷「我是輸家」的。
輸贏還是當事人個人的感覺,許多已婚生子的女人,雖然遭到家庭束縛,能花用的錢雖然有限,但因為有了家人以及自己的家,幸福感滿點,完全不會想回到單身奢侈的時代;至於看起來好像很寂寞而成為庫存的單身女人,其實戀愛以及各種體驗豐富,滿足冒險、好奇心,知識、經濟能力都跟男人對等,無悔無恨,當然也不認為自己是輸家。
輸贏在三十歲時其實完全無法論斷,不論對女人或男人而言,這都還是開始而已,但如果拉長眼光到二十年後的五十歲,則勝犬敗犬也都相差不多,即使已婚女人,子女離巢,兩者無限接近,因此已婚、未婚都不是那麼恐怖的事,因此女人還是選擇自己最想走的路走,想結婚的結婚,想生子的生子,想不婚的人不婚;最後勝負的還是「人生濃度」吧!也就是自己人生的充實感夠不夠吧!這不是自己的收入、丈夫的收入或是孩子的人數等就能衡量出來的,雖然在眼前,為了婚姻、子女、收入等狀況,女人之間是有無數的明爭暗鬥的。
酒井自己後來也說:「我雖然自稱未婚女人是敗犬,但是並沒有表示那樣就是不幸!」現在日本女人不會認為結婚才是幸福不二法門,許多女人甚至認為「結了婚又怎樣,每個人看起來都不怎麼幸福呢!打扮邋遢而且連美容院也沒法去呢!」,即使如此,日本社會覺得「無法結婚的人很可憐」的價值觀還是主流,而且也能反駁:「不能上美容院又怎樣?」酒井其實是覺得世人都認定「輸=不幸」,勝負與幸福、不幸是不同次元的,她筆下的敗犬、勝犬並沒有上下優劣關係,而是並列的。
酒井順子不認為不婚不生是真正輸家,但此書問世、大暢銷,成為社會現象,不婚女人也因此被冠上「敗犬」稱號,揮之不去,日本人私下談論時都會說:「反正她就是敗犬,拿她沒辦法!」對於不婚而想婚的女人或抱定不婚主義的女人多少添了點麻煩。麥田出版從爭取到《敗犬的遠吠》此書版權後便不斷為了「負犬」或「敗犬」這個日文名詞而苦惱,但我覺得要慶幸中文裡原本沒有「負犬」或「敗犬」這樣的名詞,才不會讓人叫得太順口,讓它咬上不婚不生女人不放呢!
【作者】劉黎兒,日本文化觀察家‧知名作家

全站熱搜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