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的時候,阿莎經常從學校的圖書館借一些文學名著或近代小說來看,所以讀了某些上個世紀初或是更早以前大文豪的部分作品,之後閱讀的內容都以新出版的書籍為主,但是之前放了一個月的假在家,從圖書館借了很多書來看,其中也包括了一些文學名著,John Fowles〈符傲思〉的作品─「法國中尉的女人」和「蝴蝶春夢」,

阿莎的閱讀習慣是把一整本書從頭看到尾,因此通常放在主要內容前面的前言/序/導讀都會先看過,所以在讀法國中尉的女人之前,已經知道符傲思賦予這部作品多重開放式結局,因此對於這種敘述形式不會感到太過詫異,唯一感得困難的地方是符傲思在這部作品裡很愛引經據典,而他所引用的都是阿莎完全不熟悉的東東‧‧‧‧‧‧

蝴蝶春夢是符傲思的成名處女作,曾經被改編拍成電影,從情節來看可以說是驚悚片或是偵探片,可是他以自白與日記對照書寫的形式來撰寫,比較淺顯易懂,但是結局還滿讓我驚訝的‧‧‧‧‧‧

悠閒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過年前借了一大堆書,到現在還有很多沒看完,要繼續加油‧‧‧‧‧‧

全站熱搜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