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鈴~~
『喂....』
『10點20分了,你怎麼還沒來?』莎娘在電話那頭氣急敗壞的說
『ㄛ....我馬上到』
趕緊起床刷牙洗臉,穿好衣服準備出門時,電話又響了......
『你是不是還在睡啊!唐家已經到了,你快點過來!』
ㄟˊ不是說11點才會到嗎?這麼早到是幹麻,害我被罵......
還是快快趕路吧
走在路上,電話又來了,這次是阿姊,『你快來啦!客人都到了!』『好啦!我已經在路上了啊!』
可惡!是誰說11點才會到的啊?出門前幹麻不打聲招呼啊?打電話罵他......
沒接電話,可惡!算了!
快到家門口時,電話又來了,是阿誠,『要去接你嗎?你在哪?』『不用了!我已經到了!你們幹麻這麼早到啊?不是說11點嗎?』『ㄜ....就大家說天氣好,坐上車出發了,我也沒辦法』

一進家門,所有賓客直衝我笑,唐爸說『慢慢來,沒關係!』
趕緊進妙妙貓的房間梳妝打扮,幸好平時訓練有素,10分鐘就可以出來見人了。

一出來,ㄟˊ茶都倒好了等著我端而已,怎麼這樣,朋友教的小撇步都用不上喔!算了!而且我都沒看到交換禮物的場面,根本不知道唐家準備了什麼六項禮來,只看到最後一盒,上面放的是我的衣服,還有披肩,媽媽交代我把衣服收起來,因為要把紅木盒讓阿良載回去了,盒子得還給喜餅店,那件衣服其實是我拿了一件舊衣服替代的,因為新的穿在身上啊,嘻嘻!我精心準備的LV包包、NINE WEST鞋子、阿誠的西裝早就退位了,好吧,遲到的人沒資格說話,我就認了吧......

端茶的過程超快速,姐還說來不及照相,想讓我再來一次,ㄟ似乎沒人這樣吧,我反正是賺到七個紅包了,奇怪吧?為什麼是七個呢?因為阿良本來只是開車來載東西回去,但是不知被誰叫進來,那我就多端一杯茶,多賺一個紅包囉!

奉完茶是交換物信的時間吧?我其實搞不太清楚這些繁文縟節,客廳的桌上擺著之前我挑的金手飾,有戒指、項鍊、手鍊、耳環等,先交換戒指吧,莎娘前一晚有交代不能被阿誠戴到底,但是戴到底很難吧,因為我們是拿對戒交換的,都想拿去撐大一點了,怎麼有可能戴到底‧‧‧‧‧‧

我幫阿誠戴戒指的時候,只聽到阿良在吆喝『戴到底啦』!咦?這個人是姓唐嗎?居然吃裡扒外喔,呵呵。

交換完戒指是讓準婆婆替我戴首飾,唐媽也是老花眼,戴個項鍊都有點看不清,莎娘幫阿誠戴項鍊也是笑話百出,阿誠一會兒全蹲,一會而半蹲,反正沒一個姿勢順的啦!

原本想說意思意思戴戴金鍊子就好,莎娘說要全部戴上,所以其他手鍊耳環就全讓阿誠幫我戴,手鍊沒叩上,戴耳環我的耳朵差一點被扯掉,唉唷他根本不會嘛!這樣可以了嗎?還沒,莎娘說玉鐲子也戴上吧,那只鐲子可不好戴上哩......不然金戒指也戴上吧,媽呀!是神豬嗎?幹麻要全部戴上,金光閃閃的多台啊......

好不容易都ok了,舅舅阿姨他們也都到了,想說該去吃飯了吧,家裡擠了20多人也太擠了吧......
叔叔又說不急啦,叫我倒茶給客人,我只好又一一送上新娘茶!
從奉茶開始,叔叔就開始指揮,先要怎樣怎樣,然後怎樣怎樣,不能怎樣怎樣......
是怎樣?你是嫁了很多個女兒喔?這麼懂?意見很多ㄟ......

好不容易可以去餐廳吃飯了,今天一共只有二桌,全部是自己人,主桌這邊除了唐家代表、我跟莎爸莎娘,請伯伯跟大舅二舅做主桌,氣氛有點冷哩......

吃飯嘛就這麼回事,吃吃喝喝,反正愛喝酒的人就開始藉敬酒的機會喝酒,其他人就猛吃,上魚時,我推推阿誠提醒他們該離席了,唐家代表離席後,我跑去另一桌想說跟大家哈拉,叔叔就把我趕回主桌,說新娘不可亂坐,唉......

佳佳跟妙貓就過來坐我旁邊,因為他們覺得另一桌有十四人,太擠了,要來平衡一下人數,其實我根本不想吃,這些菜之前都吃過了,不過雞湯很好喝,我硬是喝了3碗,很撐!

終於午宴結束,回到家又是一團混亂,舅舅阿姨們要趕回台中,姐要搭便車一起回台中,便忙著換裝收拾行李,爸媽忙著拿喜餅跟紅酒讓賓客們帶走,一陣兵荒馬亂之際,以為可以出發了,原來二舅媽還在廁所哩,唉唷,急什麼嘛!

那伯伯跟叔叔他們怎麼還坐著聊天呢?沒有要肥企喔?不管了先把衣服換下來吧,等著等著真的會睡著哩,因為我一直很睏哩,好不容易把客人通通送走,我讓阿誠來幫我搬東西回去,他居然還在昏睡,有這麼好睡嗎?提著大包小包在巷口等他,忽然有個東西打到我的手,一看,噁~~粘粘稠稠的,是鳥蛋啦!可憐的小鳥沒機會被孵出來就這麼夭折了......

剛被打到還以為是最常聽說的鳥屎,不過幸好不是鳥屎,也幸好沒打到頭上,可以說是喜從天降嗎?是因為我今天很旺嗎?唉~~混亂的訂婚終於是落幕了......


P.S. 訂婚當天所有的照片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莎 的頭像
阿莎

阿莎的心情記事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