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莎有不少同學在醫療界工作,當初確認懷孕時,請同學推薦一些婦產科醫師,有個同學推薦許世賓婦產科的程邵珮醫師,所以阿莎的第一次產檢跟之前的檢查是找程醫師。程醫師很溫柔,說話輕聲細語的,而且很細心,私人診所設備又好,難怪有同學建議生產找大醫院,但是產檢到私人診所,這是滿有道理的。
阿莎的同學也有推薦台大跟國泰的婦產科醫生,這二家醫院對阿莎來說距離都滿近的,交通也方便,考慮到台大的病人太多,阿莎第二次產檢就選了國泰醫院,主要也是因為小玉醫師是羊同學的表妹啦!
阿莎第二次去產檢,小玉醫師就表明建議阿莎剖腹產,因為阿莎屬於哈比人一族,他認為自然產一定不順利,所以小豆子就此決定要剖腹出來,雖然比預定時間早破水,但是小玉醫師並沒有讓阿莎走催生再自然產這條路,還是剖腹產,所以阿莎在完全沒有經歷陣痛之下順利生下小豆子。

事後阿誠問我:你一個人被推進手術室時,感覺怎麼樣?
很害怕,因為只有自己......


在產房填寫各種同意書時,護士問我要不要自費術後止痛,費用約六千多,我也沒多想就說要,因為我怕痛嘛!事後證明,這真是明智的抉擇,因為出了手術室之後,即便麻藥退掉,我的傷口都沒有特殊感覺,反而是點滴的針札得我痛死啦!(術後止痛的藥是加在點滴裡打的
我因為一直不排氣,尿管不能拔,點滴也不能停,所以無法喝水進食,更甭說下床走動,搞得我很難受。手術後十幾個小時因為都沒有排氣,護士便給在我肚子上抹薄荷油之類的,又教我要經常變換姿勢,希望幫腸胃蠕動,可是一點效果也沒有啊,最後只能請出塞劑
......


打了二天多的點滴留下這麼一個恐怖的洞。

通暢之後其實已經晚上十點多了,當然是沒有東西吃,但至少我能喝水了
第二天早上起,我就開始吃國泰醫院的產婦餐。


產婦餐的內容尚可,不難吃,不過份量都很多,我吃不完的部份就交由阿誠解決,所以他戲稱自己是人間廚餘機。


醫院的餐點以均衡飲食為主要原則,產婦餐則是多了早點跟午點,都是一些燉湯跟甜品類的。

拔除尿管與點滴後,我已經可以下床走動,雖然不能大動作,但至少
慢慢爬起床或緩慢移動到廁所都可以自己來,傷口的痛還不如子宮收縮來得痛,有一次我真是被突如其來的子宮收縮給痛得半死......


國泰醫院號稱母嬰親善園地,所以推廣母奶、母嬰同室與免費升等二人房,另外新生兒與父親還有肌膚接觸(讓把拔裸著上半身抱著全裸的寶寶十分鐘)。又因為是教學中心,所以會有實習生,住院五天中,我遇到不少可愛的護校學生,跟著學姐幫忙測量寶寶的心跳跟呼吸,還教我擠奶......

護士醫生都很親切,尤其是嬰兒房的護士,提供各種衛教知識,教各種餵母奶的姿勢,還有考試(護理長說要確認護士有講解各種資訊,順便問我記得些甚麼,這不就是考我嗎?)
雖然可以住二人房,但我們自己自費再升等單人房(一天四千五百多),所以六天五夜住下來還算舒服,阿誠說就像住醫院飯店(每晚只能睡躺椅的人,有沒有這麼爽啊?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想念醫院的病床,可以調整上下、頭部跟腳部也都能調整,好方便喔!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