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個4點起床的早晨。Check-out的時候,櫃檯說我們有一筆15埃鎊的帳,看了一下明細簽帳單才知道是原來313的阿嬌集團中看起來最年輕卻已婚的女生打電話的費用。可是簽單上原先寫著104,劃掉之後再寫上313,還真是奇怪。已經有刻意調整了,卻還是調錯,ㄜ…是有點笨啦。

看了一下櫃檯旁邊的書籤,感覺品質比埃及博物館的優耶,真是令人傷心。42埃鎊,結果他要跟我收8美金,折合44埃鎊,差了2埃鎊。就跟櫃檯先將10美金換成55埃鎊,再找給我13埃鎊。櫃檯的人覺得很多此一舉,他就是不懂差了2埃鎊,對吧!真是搞不清楚狀況。
就這樣,我們離開了住了四個晚上的遊輪。 

Abu Sinbel
到亞斯文〝國際〞機場,讓人很奇怪為什麼會是〝國際〞級的機場,可能是因為水壩的關係才雞犬升天的吧!不然從外觀、規模和設備等等來看,也不過就是個簡陋的機場罷了!
所有的遊客一起擠上飛機,最後又從阿布辛貝一起擠回來,真是個趕鴨子行程。

從飛機上可看到比較不一樣的沙漠風情,除了沙丘之外,還有伴隨著湖泊,蠻奇特的。機上就看得到今天的目的地:拉姆西斯二世的神殿。另一團的帥哥導遊回過頭來問我們說:看到了嗎?回說:看到了,那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呢?呵呵。
聽阿彪說,那個帥哥導遊的太太是台灣人,因為他的中文是在台北學的,在台北認識他的太太,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好笑的是,帥哥導遊還說:還在講八卦嗎?哈哈哈哈~~~,看來台北化的程度很高的喔!

下飛機後直奔拉姆西斯二世的神殿,這個神殿也是經過遷移重建的,原址每年會有兩天的時間太陽直射進去神殿裡面的三尊神像,經過搬遷之後,每年照射的時間比原來晚了兩天。

神殿上頭有一些看到太陽就興奮異常的猴子雕像,很有趣。大合照,結果天兵田先生因為自己一個人到處拍照去結果沒跟到,只能說活該吧。

當時,拉姆西斯二世把神殿蓋在阿布辛貝的原因有兩個,一個宣揚國威,表示已經征服了南方的努比亞人。二是拉姆西斯二世心愛的老婆Naffetari是努比亞人,旁邊小的神殿就是她的。

逆向操作,我們先去看小的,回頭再來看大的拉姆西斯二世的神殿。不過,少了阿彪的蔣說,只能憑著記憶尋找自己熟悉的牆上的圖案,就像走馬霧裡看花一樣。

拉姆西斯二世戰果輝煌,自己的速度也快,因此騎在馬上的英姿,看到的是八條腿的馬,以及兩個影子的箭。跟在地面上的拉姆西斯二世的頭照相。

準備到入口集合,領隊景先生卻還在後面問我們說看過小的神廟了沒,但是時間就快到了竟還去參觀,很沒時間觀念耶!耽誤大家集合的時間,真是糟糕。這也是領到和導遊之間不同調的一個案例罷了。

合照的照片還不錯,回到亞斯文的餐廳吃飯時,大家就開始簽名,還真是有趣。

今天,我把握住機會了~~~
到了阿布辛貝機場準備回亞斯文的時候,阿彪要收來的時候的登機證,口袋裡怎麼翻就是找不到,又被取笑說完了,只能待在阿布辛貝了,心裡還真是超慌的。還好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後來阿彪發新機票的時候小小的刁難了一下阿莎。ㄜ…真是不好意思耶!我~~~是今天的小烏龍!

機場比早上來的時候還要多人還要擠,第一關就是擠進機場裡,等著通過安檢偵測的門就已經花了大半的時間。好不容易擠進去機場之後,就是候機了。華人超多的,有另外兩團的導遊各有特色,一個脖子上綁著小絲巾像gay,另一個黑黑的很像馬來西亞人,喝呵。

遊客中有一對奇怪的組合,年紀看起來相差大到很像是父女,但是動作又很親密,愛人嗎?真的是難以相信。
還有一個遊客很像成龍,又很像一個閩南語演員。阿莎說是很像古早時期的歌星林沖,哈哈!看起來還是像成龍多一些些啦。不過,操閩南語口音的成龍,聽起來還真是超怪的。
還有個遊客很像上帝也瘋狂中的歷蘇,蠻好笑的。有時候看到台灣團的旅客,你會很難想像在街上看到這些這麼有特色的人。難道說出國的人都長得比較奇怪嗎?又難懂又好笑。

回到亞斯文火車站附近的一家旅館,大家先吃飯。餐廳的名字就是拉姆西斯二世的老婆Naffetari。至少有三、四團的華人旅客都在那家旅館休息用餐,又看到了成龍,呵呵。因為火車的時間延到晚上九點多,因此,大家對於原本六點坐火車,因此只用來洗澡的房間安排極度不滿。而且,是25人四個房間,等於一間房要6~7個人。大家當然都很不滿。

天兵田先生首先發難,帶著他的阿娟就去付20美金另外開房間了。我們一直等到最後,只剩下我們和台客盧先生一間。本來以為就要這樣共用了,結果他說是要怎樣付,就是要分攤就對了。恩啊,當然囉,就拿出10美金輕鬆兩個人一間,算一算一個人也才多出150多台幣,便宜啦!至少比田先生的20美金便宜。

看Naffetari餐廳的裝潢還頗為氣派的,以為會是家不錯的旅館。結果上去一看,房間很普通,廁所裡的兩條毛巾顏色竟然還不一樣,真的可以說是外強中乾。
下午睡覺,昏睡著埃及的時間。在床上和阿莎互相按摩,除了滾腳之外,還拿出我的獨門法器出來刮沙,還真是一對熱愛民俗療法的情侶,哈哈。

本來說是7點吃飯,想說6點半先去外面逛逛,沒想到下去一看,竟然已經開吃了。晚餐和中餐差不多,晚餐竟然還比中餐少一盤沙拉,真是奇怪。到了晚餐的時間才發今天的水,結果剩下三瓶放在旁邊。被餐廳的人給拿走,後來領隊景先生才去把他要回來,還跟餐廳發生了小小的爭執。領隊景先生抱怨的說,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來。ㄜ…不然誰來啊?有些人逛到7點才進來吃飯,然後才要洗澡。因為行李要先集合送到火車站那邊,時間上有點緊迫,就看到有些人趕在最後一刻才忙東忙西的,真是沒有時間觀念。

Check-out的時候,櫃檯的人什麼都沒檢查就說ok了,一開始覺得很奇怪。後來想想,反正也沒什麼額外的服務可以收費吧。後來阿彪去跟櫃檯借我們那一間的鑰匙洗澡用,因為我們把舊的內衣褲都丟掉了,多少有點小尷尬啦。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亞斯文到開羅臥舖火車

步行到火車站準備〝睡火車〞。從小以來夜臥火車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只是,這個第一次的品質並不算好。火車上的晚餐跟飛機上的一樣,沒什麼吃就讓waiter收走了。火車上的waiter長得還蠻斯文的,很像是黑人,戴個眼鏡,服務還算是不錯啦。

原本的椅子椅背翻下來就是床,上舖用鑰匙打開翻下來,從椅背上拿出了個梯子,雙臥舖就這樣完成了。趕緊照相留念。

旁邊另一團的台灣遊客還蠻吵的,好像是最後一天的行程吧。還亂開別人的門,真沒規矩。就小小的唸了一下,怎麼亂開人家的房間,竟然還回說以為是廁所,我你咧~~~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莎 的頭像
阿莎

阿莎的心情記事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