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覺睡到一半,接到大舅媽的電話,說是要找爸媽他們,應該是為了初二請客的事情。沒想到,接到第一通來自台灣的電話,就是大舅媽打的,還真不知道會花多少錢咧!呵呵。

今天遊輪開到了Aswan亞斯文,早上的行程有三個,先是到費拉島看Isis的神廟。作遊覽車經過亞斯文高霸,到往費拉島的岸邊作小船過去。 

天兵外傳:田先生。小船快到岸邊的時候,田先生的鏡頭蓋子突然掉了下去,沒人來得及搶救。原本還想叫船夫回頭去撈,搞什麼嘛!想浪費大家的時間喔!反正閃光燈都在掉了,不差鏡頭的蓋子就對了是吧?天兵!

Isis Temple

在希臘羅馬時期,統治者不喜歡動物的神,以及非人形的神。所以就將Isis女神視為主神崇拜,頭上除了加上太陽的圖案加持之外,還加上凳子的記號。主要是要跟美麗神有所區分,因此,在Isis女神的頭上加上一個小凳子。與其說是凳子,看起來卻很像是我當初拿的那隻易利信的拉麵手機。呵呵。

現在的Isis神殿並非原址,因興建亞斯文水壩將會淹沒神殿,因而將神殿遷移至費拉島,由德國人協助移動神廟,費時兩年的時間才完成。也因為島上面積不夠,所以無法向原來的神廟一樣,從外面的塔門進去到祭拜的小房間可以成一直線。

在這邊也可以看到基督教中的十字架的引進。


一旁石柱上有刻畫著Isis女神的臉部表情,由於是從懷孕到生產完Horus,因此表情也是由痛苦的悲,一直到生產完的喜悅。

更多Isis Temple的照片請看這裡

亞斯文高霸

第二個行程是去看亞斯文高霸,現代科技的東西有啥好看的呢?不懂。還有蘇埃合作的紀念碑。 

未完成的方尖碑

最後的一站是未完成的方尖碑。因為花崗岩本身出現裂縫,所以就放棄不使用。否則完成的話,將會是全埃及最大的方尖碑。

風帆船

下午坐努比亞人的風帆船,努比亞人的輪廓都還蠻不錯的,看起來還蠻〝古意〞的樣子,不太會搶錢。要兜售的東西拿出來之後就是擺著,也不會講些什麼話來吸引大家購買。還好有貴婦充當起小販,先喊看看有誰要買的,再一起殺價。不過,東西的品質都不算太好,沒人想買。

在風帆船上跟著船夫們一起唱歌繞圈圈跳舞。唱歌,其實也只是在幫忙合音罷了,他們唱一句,我們就合一句a~~~la-re-re。其他太難的句子也無法馬上跟上。跳舞,就是跳著簡單的土風舞,跳了幾圈下來卻還沒有要停的樣子,繞到覺得很無聊了,終於忍不住問了阿彪說,是要這樣跳上一個小時嗎?ㄜ…。還好差不多跳了將近十分鐘就停下來了,不然真的會無聊到覺得歹戲拖棚。

除了我們坐的風帆船之外,另外在湖上還有很多小的獨木舟,是小朋友專用的獨木舟。很多小孩劃著非常簡單的小木板組合船,在遊客的風帆船邊繞來繞去,唱唱歌賺點小費。這麼小就得為了生活下海,實在是有點不捨!

這時候,天兵田先生又來了。在小船上走來走去的,不但一直踩到努比亞人放在中間要賣的東西,還差點跌倒。看他一直拍著船夫努力工作的樣子,還裝模作樣的躺在船上捕捉鏡頭的那個動作,還真是令人作嘔。這樣子拍人家然後再給人家小費,總覺得好像不太尊重人的感覺耶!是自以為高人一等是吧?哼!

阿嬌三人集團也挺白目的,她們照相竟然叫我們移動一下不要入她們的鏡!搞什麼啊~~~而且還不會說〝請〞,真是又沒禮貌又白目耶!之前在亞斯文高霸那邊照相,就已經惹外國老人不高興了,現在又來一次,真是沒什麼教養。

帶著牙套的若蘭,之前在神廟裡跌了兩次,笑稱自己是被法老給詛咒了。沒想到,下風帆船的時候又撞到了頭,好像還沒擺脫霉運耶,真好笑。呵呵。
回遊輪,大家起鬨決議捨棄下午茶,改去市集血拼。

血拼!就是一部部血和淚殺價的過程~~~

岸邊離火車站不遠,而市集也就在火車站前的那條路上。沿途很多的埃及女生等著搭火車的樣子,每個人都有掛著名牌。看起來很像是學生的樣子,會是校外教學嗎?不知道,不過,還蠻難得在馬路上看到女孩子的。

想買月卿說的香料,但是看起來都是一桶一桶的,還真是不知道該從何買起。團員們陸續傳回了捷報,母女三人買了兩個水煙,說是為了好玩啦,回去可以抽。我和阿莎則是跟店員殺大理石做的金字塔,兩大一小,殺得昏天暗地的。最後以70埃鎊成交,但總覺得他還是賺很多。要付帳時,才發現我們的埃鎊又不夠了,當時真糗!趕緊再跟其他的團員週轉。
領隊景先生買了椰棗乾,推薦我們買一些香料什麼的,在商家聞了聞也還是沒買。累了,提早回遊輪上休息了。

吃晚餐,空調沒開超悶的。領隊景先生生日,跟著端著蛋糕的waiter一起繞場捉弄人,好像讓大家猜看看是誰生日的樣子,其實,就是他自己。手舞足蹈的樣子,還真是個適合當領隊的個性。像我就不行,很容易就討厭別人。這就是我們熱愛中東文化的領隊。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全站熱搜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