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快10點才到開羅,趕緊驅車前往北方的港口,亞歷山卓城。
在高速公路上向北開,開始下一陣陣的的西北雨,風勢轉強,溫度也開始往下掉,氣候很像台灣這種海島型,跟小時候學到的氣候最宜人的地中海型氣候好像差很多。 

亞歷山卓城

經過舟車勞頓之後,終於是到了亞歷山卓城。聽阿彪說,這邊的人比較遵守交通秩序,ㄜ…看起來是差不多啦。

亞歷山卓城的街道上,有之前英國人佔領時所建造的軌道電車。而且電車不在的時候,其他車輛還是都可以在軌道上隨意的穿梭,看起來蠻方便的。雖然馬路都不算大,不過,遊覽車還是到處開,技術也不差。

馬路上的車到處流竄,就連鐵軌也是車子蹂躪的對象。路上的行人不少,加上蠻多剛放學的小學生,使得交通更為紊亂。

今天的第一個景點是個在地底下的墓園,希臘羅馬式的味道較濃,僅保有部分古埃及時代的風格。

阿莎說:頭髮捲的雕像,就是屬於希臘羅馬時期的。嗯,看起來的確是這樣子沒錯。

在地下墓園中,貴族們會在那邊享用餐點,結束後再將餐具全部弄碎去霉運,畢竟還是在墓園裡。所以又稱為碎碎墓園。不過,所謂的去霉運,還不是因為自己要在墓園中用餐所招致的嗎?真是有點自作孽耶!

另外一個小墓園沒啥印象,因為不能拍照,所以也沒留下什麼記憶。

上車前照例排隊尿尿,趁著收錢的阿婆走進去女生廁所時,偷偷潛進去男廁尿。哈哈~~~賺到了1埃鎊。

第二個景點是個石柱,是全埃及最高的石柱。原址是個圖書館以及400多根小石柱,圖書館應該是因為大火而燒燬,400多根的小石柱則是運去港口抵抗外侮用掉了。聽阿彪說,石柱是為了紀念一個以德報怨的外侵的王者,不過故事的內容已經還給阿彪了。

總算是要吃期待以久的海鮮飯了,車子開在亞歷山卓港的岸邊,非常漂亮的海景,蠻像置身在南歐的海邊。餐廳就和港口隔著一條馬路,景色是不錯啦,但是,海鮮飯就不怎麼樣了,兩條大大的魚並沒有多好吃,只能說是之前的期望太高,才失望這多的吧。

餐廳的前面就是海灣,也就是地中海。事實上,整個亞歷山卓城就是沿著海邊所建造發展的,有點像是九份的建築倚在北海岸。不過,經過南亞大地震的海嘯之後,還真是替這個城市捏一把冷汗。

第三個景點是燈塔的遺址,現在蓋了一個不開放的城堡,什麼都看不到。海邊的景色還算不錯,只是,好冷,海風太大了。
最後,到一個名為做愛的公園,因為隱密所以情侶都會到這邊來嘿咻。阿彪說他以前曾帶一個大陸女來這邊,但是沒做。嘿嘿,我看是因為去開房間所以沒在這邊作吧。哈哈!

這個公園蠻遠的,幾乎是繞過整個海灣才到,到的時候也晚了,衛兵已經不給進去參觀一個深入海灣的橋參觀。總覺得這個景點是多餘的,總不會真的叫我們去找在做愛的情侶吧?還是要我們自己下去做啊?加上時間有點晚了,還得趕路回開羅呢。

烏龍~烏龍~真烏龍~~~
相機拍到沒電了,正想拿出昨天在火車上充好電的電池替換,這才發現,電池不見了!!!怎會這樣?仔細回想,昨天火車上充完電之後要收起來,曾摔到椅子下面去,雖檢起來了,但是只撿起來充電器而已,電池早已不知道滾到哪裡去了,只撿到一半而已啦。天啊天啊天啊!又烏龍了~~~

ㄜ…對不起!突然抓狂~~~
再度驅車返回開羅,一路上大家唱唱歌,雖然累但還是有些人唱得挺高興的。阿彪還秀他電話裡的中文歌曲給我們聽,真的是喜歡中文嗎?後來,白目阿彪竟然把麥克風拿給司機,要司機跟我們大家同樂。唱的埃及歌曲我們也聽不懂在唱啥,而且是一手拿著麥克風,只剩一隻手握住方向盤,有人還說聽到按喇叭的聲音,ㄜ…是怎樣辦到的啊?這樣開車也未免太恐怖了吧!都要怪白目的阿彪啦!

不知為何突然停了下來。領隊趁著空檔向大家說明明天的行程,發生什麼事情也不說,一副就是粉飾太平的樣子。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司機下去檢查,說是要換機油什麼的。田先生就開始破口大罵,將大家先前唱歌的歡娛氣氛通通掃掉,就真的一直唸一直唸,用國語、台語、英語,甚至到最後連日語都出來了。拜託~~~,到底是在罵誰啊?司機是聽得懂嗎?聽在我們聽得懂的人的耳裡,還以為是在罵我們咧!

說時遲,那時快,我也不小心抓狂了。我對著他大喊:阿無你是咧哭餓喔?哭餓是有幫助嗎?還連續的大叫兩次。田先生聽到了,氣急敗壞的向後面衝過來,眼睛大得跟什麼一樣,一副就是要打人的樣子。我那時候竟又空白了,沒有站起來迎向他。倒是照相狂已經站到我的旁邊來了,難道是要護駕嗎?田先生問了一下是誰說的,他以為是照相狂,這時候我才舉手說是我說的。我和田先生又互相大喊了兩三聲,他被領隊擋著沒有再前進,整件事也就這樣落幕。當然,心中還是澎湃萬千,怒氣難消。

比較平靜下來之後,開始想要講些什麼話回應,如果他要來道歉的話,很一相情願也很自作多情的想著。〝彼此修行都不夠,個人造業個人擔〞。〝我不會虛情假意的接受你的道歉,但我會慢慢但望這件事〞。〝萍水相逢,不是善緣變是孽緣,這次顯然不是善緣,只好等待下次的~~~〞等等。當然,因為他沒來道歉,所以這些話都沒派上用場。

阿莎說我多管閒事,而且講話很難聽,以暴制暴的方式不得宜,應該用一些比較上流的處理方式。譬如和顏悅色的說:喲~~~田先生,幹麻發這麼大的脾氣呢?我自己想了想,也對啦,如果能用幽默的方式處理,就不會弄得場面如此火爆了。像是說:ladies and gentlemen,讓我們掌聲謝謝由田先生所帶來的發飆秀!

唉~~~真的是修行不夠。ㄜ…真不好意思,突然抓狂~~~

後來到一家中國餐館吃飯,菜還真是超難吃的。推辭不讓盧太太幫我盛湯兩次,又被阿莎唸了一下,說是有時候要順水推舟,不然在那邊推來推去的很難看。而且,這樣也不表示你有禮貌。ㄜ…也是啦。

吃飯中聊到剛剛的抓狂事件,感覺上大家都有怪田先生發那麼大的脾氣,聽起來我的抓狂較具有正當性。只是,哭餓可能真的難聽了一點,應該說哭就好了,不要加餓。

吃飽準備上車,先跟恩公照相狂俊清說謝謝,他說不會啦,本來就應該這樣。後來聽阿莎說,紅衣女之一有跟阿莎比個大拇指。地下的支援好像不少,雖然有點高興,但,我真的是正義的一方嗎?

反正他覺得他沒錯,我也認為自己站得住腳,沒交集的情況下,就算了吧。個人的口業自己承擔,以後井水不犯河水,相見不相識。還真是可以用〝不如甭認識〞這首歌來詮釋咧,哈哈!

回飯店休息,在lobby的廁所竟然還有人要收錢,真是xxoo咧。飯店的設施感覺上不錯,可惜無緣使用。這是在埃及的最後一晚了,馬上就要回去繼續的過日子了。唉~~~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還是再出發吧!

更多照片請看這裡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