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累,因為是二百八十對之一的集團結婚……

儀式是下午開始,所以不用跟其他辛苦的新娘一樣,四五點就得開始化妝,我約的是時間是早上九點,雖然別人比我算晚的,但是我還是睏的要命,畢竟夜貓子還是不適合早上的活動,莎爸說怕阿誠太奔波,『今天當新郎,不要自己開車載來載去,搭計程車吧』,我想想自己撘公車去吧,反正不遠。

一進造型部,哇!滿滿都是人,今天是好日子嗎?等了一下下,二嫂先請人幫我上捲子跟擦指甲油,等她完成前一個新娘後,再開始幫我上妝,修眉毛總會被交代,下次不要再自己拔囉,會有缺口等等,好啦……

今天還是沒用安瓶,雖然聽說用了安瓶妝會很服貼,但是我其實不怎麼信這套的,底妝、眉毛、眼妝、修容、身體水粉,今天上藍色的眼影,因為我實在無法忍受粉紅色的眼妝,今天惺忪的睡眼已經夠泡了,加上粉紅色眼影豈不更糟,不知道為什麼大多數新娘都是粉紅色的眼影,是因為多半穿紅色粉紅色的禮服嗎?我不喜歡,我要藍色或綠色的眼妝,感覺很有個性,呵呵……本來今天也打算不戴假睫毛的,睡眠不足的眼睛有太多的負擔是很難受的,不過看到二嫂將假睫毛剪成三段,想說分三段戴應該還好吧,所以就讓她幫我黏上了,我選的是交叉式的,常看女人我最大的人應該知道,交叉式的假睫毛,有誇張一點的效果,感覺比較濃密,既然眼睛是我最值得驕傲的地方,就多多強調吧。

每次拆掉捲子,就會出現老媽子,今天也不例外,膨膨捲捲的髮型真的老了好幾歲,今天婚禮的主題,是所謂的『愛情理想國』,要新人們打扮成希臘羅馬埃及的裝扮,誰理他,叫我上哪借衣服啊?借到了阿誠也不肯穿,穿了不被爸媽罵死才怪,所以還是當普通人吧,只要頭髮的造型要呈現浪漫的感覺就夠了,所以不梳包頭,頭髮是放下來的,戴上個花圈,這樣有像特洛伊禮的海倫吧?

看到造型師從冰箱拿出鮮花作成的花圈,覺得很感動,他們很用心,一般一定適用假花吧,可是我有鮮花喔,頭上大概用了三四十根黑髮夾根大半罐的髮膠才定型,這樣一整天下來才不怕髮型變形,不過造型師還是交代我,頭不要靠喔,前後左右不能靠喔,ㄜ,我很難遵照指示ㄟ,因為我很愛靠東靠西,懶惰嘛!

當我差不多快完成時,阿誠才到,讓二嫂幫我戴上花圈,夾上頭紗後,就該阿誠梳妝打扮了,頭紗夾上去後,突然覺得一陣向後倒的感覺,真重啊,禮服也不輕ㄟ,那我今天要穿戴這些,還真累人,阿誠不肯上妝,只讓二嫂幫他吹頭髮,其實也是上底妝而已嘛,不肯就算了,好說歹說修了眉毛,大工告成,回家吧,回家前先去麥當勞買午餐,我可不想回家端著碗筷吃飯喝湯的,買了麥香雞要回家,已經快十二點了,我想爸媽一定要急了,有一通電話沒接起來,八成是他們催我的,到家時得先讓阿誠把我的球鞋帶走,可以到會場偷偷換上,因為莎娘不讓我穿球鞋,可是穿高跟鞋站上個二小時很累的。


趁著阿誠他們來迎娶前先在家照相,東照西照他們就來了,一陣兵荒馬亂之際,我們出門了,剛剛到底做了什麼呢?

首先是莎娘端湯圓出來,可是又不是要給我吃的,那我要做什麼,莎爸說先祭祖,好吧,拜拜先,那拜完幹麻?大家都不知道,阿誠阿姨說要挽面,阿姨今天擔任的腳色是媒人,好那就象徵性的動作擺一下。

然後咧,跪拜謝父母恩,嗯,完成了,莎爸也真是的,一直指揮妙貓跟翁馬,『要再這裡照相,那裡角度不好……』,苦了攝影組的二個年輕人,接著出門了嗎?

要先在八仙簾底下照相,然後上車,丟扇子,這是我不能理解的一部分,丟扇子幹麻,傳統習俗?又不是鄉下人,哪時候這麼傳統了,只聽到莎爸還在指揮攝影組的兩個,要拍兩輛賓士喜車,要拍丟扇子,不過我動作太快,可能來不及吧,呵呵。(據妙貓後來偷偷告訴我,莎娘在抱怨,怎麼就只有六分鐘就被人家帶走了呢?哈哈!)

我看到莎娘手中拿著一個碗,心裡想不會要潑水吧,真是local啊,算了反正我看不到,還是出發前往會場吧,今天的司機是阿誠同事的老公陳大哥,他說很難得看到這麼笑嘻嘻的新娘,大部分的新娘都哭哭啼啼的,唉唷,剛剛在家裡已經鬧來鬧去好一陣子了,誰哭啊!

到小巨蛋前忽然狂風暴雨,哇哩咧,早上去化妝時是下雨,中午回家時出大太陽還在想運氣不錯,怎麼還是帶賽呢?到會場時工作人員拿傘來接我下車,可是我的背還是濕一片了,陳大哥回去接爸媽他們來會場,我們暫時站在入口處觀察所有的新人吧!

不少人穿著希臘羅馬的服裝喔!我看到好幾個凱薩大帝、海倫、埃及豔 後和法老王,還看到幾對年紀很大的新人,這些人可是卯足了勁打扮,似乎愈老愈興這味,當妙貓他們到時我們就開始對所有人品頭論足,她一直說要找那些人照相,覺得像穿著戲服,哈哈!

我們一點多就到了,再新人休息區等了好久,爸媽們也在觀禮區佔了好位置等唐家人到,不過唐家人似乎沒興趣,說要三四點才要到,好啦,隨便啦,在休息區時,坐在我們前面的那對新人,新郎穿羅馬式服裝,新娘穿白紗,兩人不知是龜毛還是怎樣,新郎一直不停的調整他的服裝,穿了少說半小時還不滿意,也有記者來採訪,阿誠看到ESPN的記者(我忘了名字了,是個長的很可愛的女記者)多開心啊,說他以前是緯來體育的記者,跳槽到ESPN,ESPN本來要訪問編號一號的新人,但是他們一直NG,後來不知怎麼著變成幫王建民加油,奇怪哩……

一直聽到司儀在說現在進場的是XXX先生XXX小姐,想說應該開始了吧,阿誠卻堅持還在rehearsal,re你的頭啦,哪有rehearsal這麼久的,還有尖叫聲,是怎樣?有人跌倒嗎?我可不想跌個狗吃屎,終於我們可以站起來移動了,以烏龜前進的速度向前移動,從後面號碼開始進場,我們是十八號,所以等滿久的,終於我們進場了,在台上笑一笑就下台了,我們的位置算離舞台很近的,所以覺得自己快聾了,音效很大聲,先有凱薩大帝跟埃及豔 後的舞蹈,再來是豎琴表演,然後士兵領著貴賓進場,看到工作人員打扮成士兵,心裡在猜那對打扮成中古世紀士兵跟宮女(阿誠堅持說她是宮女,我說是皇后,因為跟士兵偷情,哈哈)的新人心裡會不會嘀咕,我們是覺得這對新人搞錯年代,而且也搞錯身份,怎麼樣也要打扮成國王跟皇后嘛,士兵跟宮女多沒氣勢,是吧!

首先表揚一位肌肉萎縮但是得到全球熱愛生命獎章的連家祿先生,他今天準備了戒指送她太太,因為六年前結婚時,不但沒有家人的祝福,也因為經濟因素,沒有送太太戒指,六年後的今天,他們帶著二個孩子,在馬市長的見證下,接受大家的祝福,很感人吧,不過我的腳很酸了,拜託快點進行。
 
主辦單位應該是沒聽到我的抱怨,還要繼續整我們,要新郎跪著求婚,讓新娘拿著剛剛發的玫瑰花,新郎如果以嘴叼到就算求婚成功,先請「經驗異常豐富」的馬市長指導新娘將玫瑰花放在哪裡呢?「經驗異常豐富」的馬市長說「胸前」。好,第一關算過了,再來是宣讀結婚證書,請代表跟貴賓們上台簽名,我不知道這對代表是怎麼選出來的,不過看到他們身著埃及王跟埃及豔 後的服裝,埃及王還帶黃金面具時,我輸了,算你厲害,不過這位新郎,肚腩稍嫌大了點喔!

超大型結婚證書上大家都簽名蓋章就算完成儀式嗎?沒那麼簡單,接下來是四分二十八秒的舌吻,這可是「經驗異常豐富」的馬市長規定的,說是一對一秒鐘,二百六十八對新人總共四分二十八秒,他要檢查說要四片嘴唇緊密貼合、舌吻、不可偷看或不專心、不然要扣分,我脖子可是酸的不得了……總算第二關過了,接著貴賓致詞、證婚人勉勵新人,還找了一對年紀不小的凱薩大帝跟埃及豔 後上台接受考驗,原來那新娘是萬華某里長,新郎似乎是招架不了吧,很難配合馬市長的耍寶……

接著是抽獎,因為馬來西亞觀光什麼單位的贊助了機票,讓三對新人可以有五天四夜的馬來西亞旅遊,真好,但中獎的不是我。然後終於是大合照了,三十對為一組,我們當然是第一組,不過人矮就是麻煩,站哪裡都一樣被擋住,所幸站到最上一階,比其他人高一階總可以了吧!

照完相就可以離場去領結婚證書,我們的禮品到底是什麼啊?很失望,是碗筷組,當我已經知道就在二天前新竹縣政府送集團結婚的新人九項大禮後,我不禁要說,馬市長這樣不行喔……

東西收收阿良載我們去誼園吃飯,莎爸莎娘我讓他們先去餐廳了,所以當我們到時,一堆奇奇怪怪的賓客也到了,我是不知道請這些人的意義何在,不過我也沒資個說話是吧!反正吃飯喝酒就這麼回事,吃到甜點時,莎爸趕著讓阿良他們載我們回家,也算解脫了,渾亂的一天終於結束了,忙碌的國慶連續假期也落幕了……


P.S. 2005/10/10台北市聯合婚禮─愛情理想國─阿莎版的照片請看這裡

全站熱搜

阿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